贵州福彩快3今日开奖 > 无上崛起 > 第一三三三章 神明不死 怨冲九天
    
  
      始源血海,血浪滔滔。
  
      沙云立于始源血海之上,一如整个血海的王者,血海四周无尽的力量,拼命的朝着他汇聚。
  
      他现而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天尊的境界。对于外界武者而言,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够突破的天尊境界,也就是几天的功夫,就被他达到了。
  
      “以往的那些仇怨,真是可笑!”沙云自语,声音中充满了淡漠。
  
      那位欺辱他的人,以往让他恨的痛不欲生,但是此时,那人在他的眼中,却一如蝼蚁一般。
  
      别说那个人,就连那个人身后的人物,在他看来,也算不了什么,只要他乐意,弹指就可以灭掉。
  
      这一切,都是他以往做梦都不敢想的,但是现在,这一切却都已经实现了。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一个淡淡的声音,在沙云的耳中响起,在听到这声音的瞬间,沙云的脸上就露出了无尽的恭敬。
  
      他清楚,自己之所以有现在这一切,完全都是这位无上存在赐予的,如果惹恼了这位无上的存在,那么他给予自己的一切,同样可以瞬间收回。
  
      “多谢大人,大人的恩情,我永世不忘!”沙云说话间,整个人更是跪伏在了血海上。
  
      “你不用谢我,我之所以帮你,完全都是因为我欠你们先祖的,你来到我这里,我就应该帮你?!钡纳粝?,沙云就看到自己下方的血海,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张面孔。
  
      这张面孔说不上英俊,同样说不上难看,如果让沙云来形容的话,那就是这张面容,给人一种浩荡的压迫感。
  
      一念之间,沙云再次恭敬的道:“先祖和前辈之间的事情,不是我这个晚辈能够妄议的?!?br/>  
      “晚辈对前辈,却是感恩戴德,永世难忘?!?br/>  
      沙云的话,并没有引动那始源血海所化面容的任何动容,就好似他根本就没有听到沙云搜刮了心思,这才说出的话语。
  
      “沙云,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我一下?!蹦巧粼诔烈髁松材堑溃骸叭υ俗愕男纳?,感应一下你的始祖,是不是还有气息?!?br/>  
      虽然这个要求很突然,甚至让沙云感到这个要求,隐含着一种他不知道的味道,但是不论这个要求是因为什么原因提出的,他都不能反抗。
  
      因为他的一切,都来自这始源血海,如果让这位始源血海的大人不高兴,那他就是死路一条。
  
      也就是瞬间,沙云就完成了那始源血海的吩咐,他沉声的朝着始源血海道:“大人,我感觉我们始祖还有一丝气息?!?br/>  
      “只不过,这气息非常的微弱,我难以联系上?!?br/>  
      在沙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始源血海就沉默了下来,说实话,这种沉默让沙云感到很恐惧。
  
      他知道始源血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而这样的人物此时静默不言,给了他巨大的压力。
  
      “我就知道,他不是那么容易被磨灭的,呵呵,就是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一个什么情况?!?br/>  
      “是夺舍,还是被反夺!”
  
      轻轻的一声叹息之后,那凝聚于沙云脚下的面容,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沙云对于这始源血海的话,半点都听不明白,但是他感觉,有一件关于自己始祖的大事,正在发生。
  
      虽然不知道这大事究竟是什么,但是这大事对于他始祖来说,却是无比的重要。
  
      “轰轰轰!”
  
      天崩地裂的响声,也就在此时从外界传了过来,修为已经达到天尊地步的沙云,对于此地的情况,可以说无比的清楚。这一片地域,虽然和灏天圣境相连,但是实际上却差不多自成一界。
  
      灏天圣境对于这里,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
  
      按照沙云的估计,灏天圣境想要影响到这里,除非发生犹如天翻地覆的变化才成。
  
      如此大的动作,莫非那灏天圣境之中,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吗?是不是这件事情,和自己家始祖有关。
  
      想到那在自己家族以口相传的传说中,都显得无比神秘的,甚至沙云现在都不知道他名字的始祖,沙云的心中,不知道怎么紧张了起来。
  
      沙云紧张,此时罗云阳也不轻松,在他将那盛着大量元圣精血投入天之颠上空的瞬间,已经有四五道元圣级别的存在,从外面的空间之中冲了出来。
  
      这些人在看到滚滚的精血笼罩了天之颠的刹那,一个个眼神之中都生出了恐惧之意。他们看向罗云阳的目光,更满是狠厉。
  
      “你……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做什么?”一个身穿金色铠甲,整个看上去犹如天神一般的老者,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愤怒。
  
      他作为这天之颠的镇守者,如果那被镇封的狂战之主出现了什么问题,那就是他的罪责。
  
      罗云阳朝着那老者轻轻一笑道:“镇封了如此长的时间,也该是让人家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的时候了?!?br/>  
      “毕竟这么多年了,您说是不是!”
  
      那老者的脸色越加的难看,也就在他想要开口的时候,一阵轰鸣之下,被誉为天之颠的神山,轰然晃动。
  
      “快加固天之颠!”那老者此时也顾不上和罗云阳计较,疯狂的朝着四周的同伴吼道。
  
      他身后的那几个元圣,几乎同时掐动法诀,也就是一个瞬间,各种的光芒,朝着天之颠重重地落了下去。
  
      这些光芒凝固了虚空,凝固了晃动的天之颠。
  
      罗云阳神色淡定的看着凝固的天之颠,并没有任何的动作,就好似刚刚的元圣精血,并不是他洒落的一般。
  
      而那几个正在加固天之颠的元圣,脸色却是无比的难看,因为他们已经感到,一种让他们感到无比恐惧的力量,正在疯狂的摇动着天之颠。
  
      他们加固天之颠的法门虽然有一定的作用,但是那股力量,却越来越疯狂。
  
      “坚持不住了,那……那人多年的怨念所凝聚的力量已经被引动,快走吧!”一个元圣的眼眸中全部都是恐惧,他几乎在说话的瞬间,他的双手,就开始崩碎。
  
      其他几个元圣同样非常的不好受,随着一道道裂纹出现在犹如神山一般的天之颠,他们的身躯,也快速的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
  
      “不行,我们不能退,如果退的话,被镇压的东西就会出来,到时候就是大祸临头之时,坚持一下,圣尊大人很快就会出手?!彼祷暗氖悄谴返睦险?,他此时虽然脸上已经出现了无数的裂纹,但是话语中却充满了坚定。
  
      几个正在坚持的元圣,有的心身动摇,但是同样有人怒吼道:“坚持什么,圣尊大人要是能够出手,早就出手了,咱们别在这里耽误了?!?br/>  
      他说到此处,冷冷的道:“再坚持下去的话,我们这些人,都要死在这里?!?br/>  
      “这是我等的宿命,你忘了当年,成为镇守这里元圣的时候,你所发下的誓言吗?”那带头的老者,声音中带着一丝的严厉,甚至充斥着呵斥之意。
  
      他的话语,让本来已经准备离开的强者愣了一下,可是最终,这位强者还是怒吼道:“我的誓言,我自然不会忘记,但是现在,再坚持下去,我就要死了!”
  
      “而且,违约的不是我们,是圣尊!他没有出手,他没有在我们需要他的时候出手?!?br/>  
      说出这句话的刹那,那元圣的双眸中充斥着狰狞之意,对他来说,一切之所以会这样,都是因为圣尊。
  
      如果不是圣尊现在还不出手,他们就不会陷入如此绝地之中。
  
      罗云阳看着争吵的众人,淡淡的道:“圣尊之所以不理会这里,是因为这里面的存在,已经被磨灭了精神?!?br/>  
      “就算让他出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何必又如此的固执呢?”
  
      那老者模样的元圣,怒视罗云阳,因为这一切,都是罗云阳搞出来的,要不是这个突然而来的人将无数的,隐含着那狂战之主血脉的精血撒在天之巅,这里怎么会变成这般的模样。
  
      “你给我闭嘴,我……”老者的话语刚刚说了一半,那第一个收手的元圣,就已经腾空朝着远处冲了过去。
  
      “既然都是要死,那还不如晚死一会,你们既然一定要找死,那我就不陪你们了?!?br/>  
      虽然这离开的元圣,在镇守者之中并不是最强的,但是他的话语,却引得其他镇守者神色大变。
  
      “铁老,我们也走了,对不住了?!笔O碌募父鲈ザ允恿艘谎?,就朝着那老者轻轻的拱了一下手,而后腾空离去。
  
      “轰隆??!”
  
      天崩地裂的声音中,一如神山的天之颠轰然崩碎,一个只剩下躯干的身躯,从那破裂的神山深处直冲而出,他的身上,充斥着无尽的杀戮战意。
  
      只不过此时,那躯干有的,只是本能,在从镇压之中冲出的瞬间,那无边的气势,已经减弱了多半。
  
      “吾头何在,吾头何在!”
  
      低沉的咆哮,从那身躯中响起,也就在这声音回荡的刹那,在其他三大天洲之中,同时响起了犹如天崩地裂般的声响。
  
      一只连着手臂的头颅,从远处直冲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