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当盛年却突然辞世,多伦多全体警察为明星警犬致哀 2019-04-19
  • 笑哭!这只野生熊猫宝宝竟然挂在树枝上睡着了 2019-04-19
  • 跟着抖音去旅行,五一小长假,你的专属攻略请查收! 2019-04-10
  • 孙艺豪:党报网站要实现初心和创新离不开“信” 2019-04-07
  • 回归SUV硬派初心 新一代ix35闪耀2017上海车展 2019-04-06
  • 灵动的蓝精灵 试驾雷克萨斯CT200h 2019-04-06
  • 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4-05
  • 重磅: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到访西藏提出这点希望颇有深意 2019-04-01
  • 习近平为诊治“长江病”把脉开方 2019-04-01
  • 曹妃甸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坚强人才智力支撑 2019-03-30
  • 真正学进去 积极讲出来 扎实做起来市委常委部门分别召开会议传达学习全国两会精神 2019-03-30
  • 国家知识产权局受理首批原产地地理标志产品保护申请 2019-03-30
  • 打开水龙头流出“鲜橙多” 南昌县这个小区神了! 2019-03-26
  • 新华时评:品味文化远香 涵养文化自信 2019-03-23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9-03-23
  • 贵州福彩快3今日开奖 > 恰王者少年,青莲剑仙 > 第750章 不知火舞,异能宗师

    11选五贵州走势图 百度:第750章 不知火舞,异能宗师


          “竟然是他?”
      
          罕高峰皱眉,仔细察看死者,胖胖的脸,大蒜鼻,八字胡,果然是前来参加考核的学员山本纪夫,只是额头上多出一只肿瘤般大的眼珠,咕咕冒着血水。
      
          “他就是用魔物攻击你们的人?!焙备叻宄烈髯?,缓缓道,“我也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山本纪夫。他原来在扶桑内务部工作,背景十分清白,按理说他不应该是潜入的奸细啊?!?br/>  
          “潜入的奸细?喂喂,教官,你说清楚一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些恐怖的眼珠,不是你们弄出来的么?还有,您为什么突然跑来了?”札札的疑问,连珠炮般发出。
      
          这时,李白的喉中发出微弱的呻吟声。他慢慢爬起来,身上的银光已经消失,流淌的鲜血奇迹般止住了,一个个深深的伤口,以令人惊异的速度收拢复原。
      
          札札顾不上再问罕高峰,激动得一把抱住李白,颤声道:“朋友,你没事了么?”
      
          李白点点头,神色一片茫然。
      
          “他妈的,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札札语声哽咽,快活地捶了李白一拳,又再次紧紧抱住他,任泪水从脸颊无声滑落。
      
          罕高峰缓缓站起来,惊异地凝视着李白:“原来,你还会再生体的异能,为什么在你的档案中没有提到过?”
      
          “再生体?那是什么?”李白迷惑不解的反问。
      
          罕高峰皱了皱眉:“你不知道么?再生体是一种治愈创伤的奇特异能,就像动物中的蜥蜴一样,断了的尾巴会重新长出来。它由百年前的异能大宗师不知火舞所创,不过已失传很久了?!?br/>  
          李白摇摇头:“我不会什么再生体的异能,也没有听说过不知火舞这个人?!?br/>  
          “朋友啊,不知火舞这么出名,你都不知道?”
      
          札札夸张的吐着舌头:“天下无双的大美女,天下无敌的异能大宗师??!啧啧,可惜我晚生了那么多年,不能亲眼见到她绝世的风采?!?br/>  
          “百年前的人,现在早就死了,我怎么会知道呢?”李白茫然道。
      
          妖异的声音蓦地响起:“什么再生体?真是一群白痴!那是我老人家枯木逢春的妖力!奇怪,难道后世也有人会这种妖术么?”
      
          李白心神一跳,左顾右盼,却没有看见任何人影。
      
          “既然不知道,就算了?!焙备叻宓?,心中却在暗自思索,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另一种异能,具有与再生体相同的功效么?
      
          李白的目光突然变得森寒,紧紧盯着罕高峰,缓缓道:“教官,你救了我们,我们理应十分感激。但是,我想请问,为什么‘我投降’这三个字,突然失去了作用?为什么你会来到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br/>  
          罕高峰冷峻的脸,露出一丝歉然的神色:“系统突然无法运作,‘我投降’的自动退出程序,也被删除了?!?br/>  
          札札骇然叫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有人刻意破坏了系统,不过经过抢修,现在暂时恢复了。从监视屏幕中,我发现你们被魔物攻击,危在旦夕,所以我立刻进入这个虚拟世界,还好来得及?!?br/>  
          罕高峰的目光,落在山本纪夫的尸体上,又道:“现在看来,这个破坏系统的人,应该是山本纪夫了,他的目的是想暗杀参加考核的学员吧?!?br/>  
          “山本纪夫暗杀我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李白目光灼灼。
      
          “很简单,试图阻止‘雷电盾牌’异能组的建立?!?br/>  
          罕高峰冷然道:“关于山本纪夫的一切,我们会详细调查。目前系统还很不稳定,为了避免可能发生的危险,半个小时后,所有的学员将会自动退出这个虚拟世界?!?br/>  
          札札好奇的问道:“那我们就算通过考核了么?”
      
          罕高峰点点头,神色黯然的道:“现在这里加上你们,只剩下七个活着的学员了?!?br/>  
          札札面色剧变,狠狠踢了一脚山本纪夫的尸体,一连串的非洲骂人土语脱口而出。
      
          “我还有最有一个问题?!崩畎壮辽?,“这里的世界,果真是完全虚拟的么?”
      
          罕高峰脸色微微一变:“关于系统的一切,都属于高级机密,任何人无权过问?!?br/>  
          两人对视一眼,李白漠然道:“原来是这样,请恕我无礼,教官。我忘记了,我们能做的,只是‘服从’两个字?!?br/>  
          真的很像从前的自己??!
      
          罕高峰在心中苦笑一声,十年前的自己,也曾经为了心中坚持的一些东西,和严厉的上司大声争论。曾几何时,那个锐气逼人的轻狂少年,现在又剩下多少青春的热血呢?
      
          清冷的夜风,吹得罕高峰的心中一阵萧索:即使智商高如李白者,恐怕也不能洞悉世间的丑恶吧!有些高级机密,其实还是不知道的好。
      
          札札还在用脚泄愤,踢着山本纪夫的尸体,咒骂道:“真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是混到这里暗杀我们的!他妈的,这个扶桑猪用的是什么妖术???变出那么多古怪的眼珠,害得老子差点不明不白的死了!”
      
          “秘术?!焙备叻寤夯旱?,“是一种可以和异能力所抗衡的秘术?!?br/>  
          “秘术?那不是早就失传了么?”札札奇怪道。
      
          罕高峰叹了一口气,负手而立,抬头望着辽阔的天空,缓缓道:“人类的发展,犹如一条灿烂的银河,数千年来,不知道升起过多少颗耀眼的星辰。
      
          从石器时代到青铜时代,从手工操作到大工业时代,再发展成如今的高科技社会,无数璀璨的文明应蕴而生,也有无数的文明如同匆匆的流星,失落在茫茫银河之中……”
      
          札札点点头:“这话说得没错,比如我们刚果维龙加地区,传说中的所罗门钻石矿——津吉城,就消失了,成为历史之谜?!?br/>  
          “消失的,又何止是城市?”罕高峰淡声道,“医术、艺术、文化,在每一个领域中,都有失落的文明,而异能力和秘术也是如此?!?br/>  
          李白赞同的点点头,在中国的古代,就有柳枝接骨的神奇医术,只是早就失传罢了。再往深一层去想,许多神话传说中的仙魔鬼怪,也许就是一些具有异能力的人类。
      
          不过,随着时间流逝,具有异能力的人越来越少,神话传说也变得不再让人相信。
      
          罕高峰接着道:“秘术,起源于古希腊的爱琴海文明,后来经过发展演变,衍生出许多流派,其中最著名的两支,有一支后来被称作‘魔法’,其实应该叫做魔物秘术。
      
          另一支在北欧盛行,叫做巫术?;褂屑钢厥?,辗转传到亚洲,与当地的文化相结合,发展成许多种崭新的流派。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科技文明的高度发展,秘术和其它的一些古老文明一样,也慢慢失传,变成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掌握的奇特力量?!?br/>  
          李白不禁问道:“那么,秘术和异能力,有什么不同呢?”
      
          “异能力大多是与生俱来的,对自身没有害处。秘术则是通过后天的不断锻炼修成,有时还需要借助古老的咒语。而某些过于邪恶霸道的秘术,一旦运用失败,就会对身体造成可怕的危害?!?br/>  
          罕高峰指了指地上的山本纪夫,解释道:“比如他,就是被我破去秘术之后,身体承受不住秘术反噬的威力,所以才自我毁灭的?!?br/>  
          札札嬉皮笑脸的道:“看来还是异能力比较安全,不过我的异能力倒不是天生的,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就奇迹般有了?!?br/>  
          罕高峰淡淡一笑,望着远方苍茫的夜色:“我是小时候在蒙古草原上放牧时,突然被雷电击中,醒来后发现自己具备了异能?!?br/>  
          札札皱眉道:“你刚才射出来的红色烈焰,是异能力么?我看怎么不像??!”
      
          罕高峰赞许道:“你的眼力不错,我刚才所用的,也是一种秘术?!?br/>  
          李白心想,难怪罕高峰会成为安全总署的教官,原来他一个人具备异能力和秘术两种本领,真可以算得上是半个超人了。
      
          札札笑道:“看来,山本纪夫的秘术,比起教官还是差远了?!?br/>  
          罕高峰正色道:“你别小看他,他的秘术已经到了第三流的境地,可以变化出杀人的怪物,比我也只差了一个层次而已?!?br/>  
          “难道,他只是第三流么?”札札目瞪口呆,“一个第三流,就这样可怕了,那么第一流的秘术,又是怎样呢?”
      
          “第一流的秘术,据说可以控制他人的灵魂和身体,通过任何生物来向你发动攻击?!?br/>  
          “我的老天,那不成了妖怪么?”札札叫嚷。
      
          “这样的人凤毛麟角,我们可能一生都无法遇到一个?!?br/>  
          罕高峰目光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伤感:几年前和自己分道扬镳的那个人,现在是不是已经练成第一流的秘术了呢?
      
          ………………
      
          这时,天空突然像一片黑云涌动起来,慢慢裂开两半,向旁卷去,仿佛一张漆黑的幕布被无形的手揭开,灼亮的白光透出来。
      
          随着一阵雷霆般的巨响,几道透明的光柱从空中射下,其中五道光柱分散投向远处,其余的光柱分别笼罩住罕高峰、李白和札札。
      
          罕高峰沉声道:“返回的时间到了?!?br/>  
          光柱如同实质的液体,散发着舒适的温暖,将三人紧紧包裹住。
      
          李白忽然问道:“请问教官,有没有超过第一流的秘术呢?”
      
          罕高峰深深看了他一眼,此时光柱猛然流动出七彩的艳芒,如同火箭升天一般,嗖的一声卷起三人,向着天空飞速射去。
      
          “有没有超过第一流的秘术呢?”
      
          李白的声音,仿佛还在罕高峰的耳畔回荡,身躯在一条光道中飞驰,无数缤纷的光晕在眼前掠过,罕高峰仿佛回到了开满鲜花的蒙古大草原……
      
          草浪滚滚后退,胯下的骏马,冲出一道呼啸的狂风。
      
          “师父,我要走了?!彼淙皇抢氡?,少年的脸上却透着兴奋的神采。
      
          简陋的蒙古包外,蓝天碧草,白色的骏马仰天长嘶,渴望着奔驰到比草原更广阔的世界。
      
          “高峰,你得天独厚,同时具备了异能力和秘术,即便遇上第一流的秘术高手,逃生也不成问题。不过……”
      
          “不过什么?难道还有比第一流的秘术更厉害的么?”少年笑了,眼神是初生牛犊般勇猛。
      
          “是的!”
      
          老者坐在牦牛毛的粗毯上,喃喃道:“那是传说中的一种伟大的力量,超越了秘术境界的力量,超越了所有异能的力量……可以改变空间,让时间也为之停顿的力量……”
      
          “真是个傻瓜啊?!庇氪送?,李白的心中,再次响起妖异的声音,“当然有超过第一流秘术的力量?!?br/>  
          “你是谁?究竟是什么怪物?”李白陡然变色。
      
          他的身躯正在灿烂的光道中穿梭,既然已经离开了虚拟世界,为什么还会听到这个恐怖的声音呢?
      
          “唉,只是这样的力量,连我都无法完全领会呢?!毖斓纳裘挥谢卮鹄畎椎奈侍?,自言自语,声音渐渐微弱,终于消失不闻。
      
          ………………
      
          四周突然一片黑暗,李白的身体急速下沉,砰的一声,被一条七彩的水龙从巨口中吐出,落在了考核大厅的大理石地板上。
      
          砰砰几声,几名学员几乎同时出现在四周。
      
          “你们总算安全返回了?!庇儒鑫⑿ψ畔蚝备叻逵先?,金色丝袍的开叉处,令人目眩神迷。
      
          罕高峰点点头:“混入学员中的奸细山本纪夫已被处理,你应该在监视屏幕中见到了吧?!?br/>  
          尤妃丽不紧不慢的道:“我们已经通知了扶桑政府,正在等待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br/>  
          罕高峰的目光掠过幸存的七名学员,每一个人的资料,在心中清晰流过。
      
          兰斯若:擅长催眠为主的精神力量。
      
          札札:身体可以任意穿透厚墙。
      
          卡丹娅:拥有极为可怕的爆发力。
      
          毕盛克:具有比猎犬还要灵敏十倍的嗅觉和听觉。
      
          奥马尔:能以意念操控物体。
      
          莫里:会飞檐走壁,双目能够夜视。
      
          李白:奔跑速度惊人,智商高达二百二十八。
      
          二十个学员,只剩下了七个,真是伤亡惨重,出师不利??!
      
          罕高峰在心中低叹一声,宣布道:“我郑重通知你们,各位已经通过本次考核,成为‘雷电盾牌’的正式组员了?!?br/>  
          兰斯若微微皱了皱眉:“其他学员呢?难道说?”
      
          “死亡,是你们随时会遇到的命运,不过早晚的差别罢了?!?br/>  
          尤妃丽缓缓上前一步,柔声道:“各位是最后幸存的七名学员,不必惊讶,希望大家充分认识到这份职业的危险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尤妃丽,是雷电盾牌的副组长?!?br/>  
          札札挤了挤眼睛:“太好了,有美女领导我们,就算是死,也做个风流鬼?!?br/>  
          尤妃丽美目流盼,露出一丝荡人心魄的笑容:“请你们以后称呼我副组长?!?br/>  
          “哦呦!”札札怪叫一声,双手捂住了脸。
      
          刚才尤妃丽妩媚的目光落在他脸颊上,像是冰针刺过一般,又冷又痛,难受无比。
      
          “你没事吧?”尤妃丽看了一眼札札,似笑非笑。
      
          “原来是朵带刺的玫瑰??!”札札哭丧着脸,含糊不清的嘟囔。
      
          罕高峰目光炯炯,扫过众人:“如果大家没有什么疑问的话,现在立刻起程,返回花旗国的联合国安全总署?!?br/>  
          一声呼啸,飞机钻入蓝天。
      
          风景宜人的山川湖泊,在舷窗外逐渐化作一个个小点,连同这几天惊心动魄的考核,向学员们作着无声的告别。
      
          李白将头靠在舒适的座椅上,看着逐渐出现在窗外的茫茫白色云海,若有所思。
      
          在机舱最前面的电视屏幕上,闪过一幅幅联合国总部的画面,尤妃丽站在屏幕前,正向学员们做出简单的介绍。
      
          “在想什么呢?”坐在后排的札札,用胳膊捅了一下李白,低声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好像做了一场梦?!崩畎姿婵诨卮?,心里却在想着那个妖异的声音。
      
          它似乎牢牢缠上了自己,不过在他被山本纪夫的秘术攻击,险些丧命的时候,又好像是它救了自己。
      
          李白看了看自己的皮肤,光洁圆润,没有留下任何疤痕……以当时几十只眼珠钻入他肌肤的重伤情况来看,这完全是不符合医学逻辑的事情。
      
          难道,真的有一只恐怖的妖怪,钻入了他的心中,悄悄操控?
      
          李白打了个寒噤,想起当初自己在钟乳石洞中,突然变成杀人怪物的样子,不由得愁眉不展,心事重重。
      
          就在此时,那个妖异的声音,再次响起。
      
          “白狐幻境,即将开启……3、2、1,融合……”
      
          (本卷完结,请看下一卷《白狐幻境,妲己归来》)
      
          ps:
      
          从下一卷开始,暂时只能每天两更了。
      
          今年找的这份工作,虽然工资相对高一点,但是上班时间非常长,日班夜班轮着上,强度非常大,所以基本没有多少时间用来码字。
      
          尽管这本《恰王者少年,青莲剑仙》是编写版的,大杂烩,但是依然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没办法,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不敢老,不敢病,不敢去见马克思,所以只能拼命前行了。
      
          虽然始终没几个订阅,不过既然签了约,还是循例说一声吧。毕竟,以我现在的水平,能够跟阅文集团签约,已经很难得了。
      
          如果去那些小网站,虽然很容易签约,但是有时最基本的稿费也难以保证,又不想彻底买断版权,所以还是继续努力吧。
      
          因为个人能力非常非常非?!邢?,基本上没什么希望获取神格,不过码字的过程,也是很过瘾的。
      
          当初签约的字数是两百万字至五百万字,成绩差就两百万字完结,成绩好就写长一些。以这本编写版小说的成绩,估计超过1000章,就可以完结了。
      
          个人水平有效,工作辛苦,所以只能利用业余时间编写一下,不过最基本的契约精神,我还是会遵守的。当然,如果这本小说某天被封了,那么我也可以提前解脱了。
      
          呵呵,开个玩笑,但愿不会,可以顺利完结。
      
          去年的年初和年底,都有人要彻底买断我以前那些小说的版权,不过我想了想,还是算了,留着给我的子女吧,尽管它们现在真的不怎么值钱,但至少是个念想。
      
          我有工资,还能养活他们,尽管手头并不宽裕,但习惯了就好。年轻时总想着能飞黄腾达,但现在只想过好每一天,这就是所谓的成熟吧。
      
          就这样。
      
          没有伞的孩子,只能拼命奔跑!
      
          【如果你哪天看到我的更新速度突然加快,估计是再次暂时失业了……嗯,我喜欢全职写作时的感觉,很容易就进入自己创作的那个幻想世界,可惜经济条件始终不允许,所以枕边人也极度不支持……
      
          当年吵得太厉害,曾经想分开算了,不过孩子渐渐长大,最后还是算了……咳,这是个秘密……好吧,现在都懒得吵了,况且她也从来不看我写的东西,不怕她看到……这就是所谓的“磨合”吧,磨着磨着就合了……】
      
          (本章完)
  • 正当盛年却突然辞世,多伦多全体警察为明星警犬致哀 2019-04-19
  • 笑哭!这只野生熊猫宝宝竟然挂在树枝上睡着了 2019-04-19
  • 跟着抖音去旅行,五一小长假,你的专属攻略请查收! 2019-04-10
  • 孙艺豪:党报网站要实现初心和创新离不开“信” 2019-04-07
  • 回归SUV硬派初心 新一代ix35闪耀2017上海车展 2019-04-06
  • 灵动的蓝精灵 试驾雷克萨斯CT200h 2019-04-06
  • 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4-05
  • 重磅: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到访西藏提出这点希望颇有深意 2019-04-01
  • 习近平为诊治“长江病”把脉开方 2019-04-01
  • 曹妃甸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坚强人才智力支撑 2019-03-30
  • 真正学进去 积极讲出来 扎实做起来市委常委部门分别召开会议传达学习全国两会精神 2019-03-30
  • 国家知识产权局受理首批原产地地理标志产品保护申请 2019-03-30
  • 打开水龙头流出“鲜橙多” 南昌县这个小区神了! 2019-03-26
  • 新华时评:品味文化远香 涵养文化自信 2019-03-23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9-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