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福彩快3今日开奖 > 屠神之后 > 第一百零一章 塞拉

  “我的大人!”面对可撕碎人灵魂的魔剑布林韦格毫无惧色:“看看您的周围吧!”
  泽兰娜下意识的瞄了一下周围,家家户户门窗紧闭,留在街道上的人们慌乱的逃窜,几个黑焰构成的巨大恶灵时不时将人烧成一个火炬,被破坏的店铺、房屋比比皆是,房屋倒塌的巨响、尖叫声、火焰燃烧发出噼啪声,在这片街道上空接连响起——这是一幅人间地狱般的景象。
  “怎么了?”泽兰娜有些摸不着头脑,普通人逃窜是正常的,毕竟她在当街杀人,审判之灵杀得也都是恶人,经过特殊设计的生命形式不是它们的目标它们根本不会去碰,那些店铺都有着为帮派洗钱、人口贸易等业务,至于房屋,你不能指望她在将罪犯就地正法的时候还能想着敲门。
  唯一的问题就是趁火打劫的问题,她和墨菲斯托在尽力避免这件事,好在,就四个街区她还是顾得过来的,就在她和布林韦格谈话期间,墨菲斯托的锁链还穿透了一个试图抢劫的罪犯。
  布林韦格被噎了一下子,回想起利奥对她眼睛的描述,重新组织了语言:“您不该……”
  墨菲斯托忽然飘了起来:“看起来你的心情好多了?”
  泽兰娜点了点头:“的确?!?br/>  “那咱们回去?”
  “走?!毕嘟嫌诟招训氖焙?,泽兰娜明显精神了不少,说罢,才看向布林韦格:“你刚刚想说什么?”
  “我……”布林韦格挠着头,一副很尴尬的样子,他到这儿来就是想阻止泽兰娜的,结果看起来她自己收手了,不再是?;笨?,他性格中怂包的那部分也开始占据上风,对女皇陛下进行说教?他还没这个胆子。
  不过当他回来的时候,倒是受到了多罗特亚和柯德莉惊异的目光:嘿,这小子还真把女皇说服了?
  后者也挺起了胸向他俩晃了晃脑袋,一副颇为骄傲的模样,只有利奥撇了撇嘴,泽兰娜本就不是一个嗜杀的人,主要的问题是陷入魔剑力量而浑浑噩噩,只要能有一个人惊醒她,什么嘴皮子都不用动,自己就能走回来。
  动力盔甲拥有清洁功能,也不需要洗漱,有利奥和墨菲斯托在也没人能伤的了自己,很快,泽兰娜便沉沉睡去。
  动用魔剑的力量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主要体现在诅咒梦境中,随着和墨菲斯托联系的逐渐亲密,梦境也会逐渐变的绝望起来。
  比如说这次,她在醒来的时候便感动有人从身后抱住了自己的腰,把自己提在了半空中,胳膊挺粗的,上面还有几道抓痕正向外留着鲜血,至少能确定不是亡灵。
  而不远处,一对锦衣玉服的男女被人用斧头砍死了,这两个人是赛拉的父母……塞拉是谁?
  好像是我,泽兰娜只感觉脑中莫名多了许多东西,比如说那两人的身份;比如说脂粉应该怎么调配、涂抹;如何绣花;黑市中可以买到亮晶晶的玻璃配饰……
  这些好像是“塞拉”的记忆,只是缺少了“代入感”,就像背下了一本写的比较繁琐的小说,小说中的东西她都记得,书中的人凭借小说中描述的外貌特点也能认出来,但若是说像现实中一样不假思索,那不可能。不过同时书中的情绪也无法影响到她分毫。
  只是为什么忽然就能有记忆了呢?成圣的原因?还是……泽兰娜想起了将她包裹起来的梦魇,难不成我吞噬了现在的身份?
  “这小妮子怎么不叫了?”远处杀害“她”父母的人扛着斧头,向她走来,她才想起来,貌似她还被箍着呢。
  感受了一下现在的体位,她不由叹了口气,她现在被一壮汉单手箍住了腰,双手自由但双腿悬空。
  她不由回想起老师交给她被人制住的时候的发力技巧和反击手段,说实在的,没一个能用的上的,身材差距太悬殊,双脚离地,不好发力。
  好在还不是全无办法,她将两只手放在箍住她的这人的手臂两边,身上的斗气一鼓,一使劲,只听咔吧一声,她将这人的手臂阙折了。
  在他抱着手臂痛呼的时候,从地上跳起来,一拳砸在他额侧,霎时间就没了声响,在他倒下去的同时,将他背后的斧头抽出来,一斧头卡在他的脑门上。
  踩着尸体的脑袋将斧头拔出来抗在肩上,泽兰娜不由摇了摇头,要是有一天碰到了一个身体素质和她差不多的人被控制住了可怎么办。
  扛着斧头从房门走了出去,刚站定,便不由砸了咂嘴,丛林下的小镇,此刻已是漫天的火光,一个个带着斧头的人从小屋中不停的拖出小孩、年轻女性,还有大量的粮食、财物。
  又抬头看了看天,血月凌日没错,看来这次遇到的主要问题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泽兰娜将手中的斧头挥舞了两下,她没接受过单手斧类武器的训练,用起来不怎么顺手,希望一会儿能抢到一把剑。
  …………
  由于昨日睡得晚,再加上经受的精神伤害,泽兰娜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这是她有史以来作过的最累的一个梦境,也是她第一次从诅咒梦境中感受到恶意。
  梦境持续了足足半个月,她因为从斧头帮手下拯救了小镇,被奉为英雄,因为获得了塞拉的记忆终于不存在语言不通的问题了,她和小镇人的交流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便没有离开小镇,结果头一天解决完斧头帮和亡灵,第二天就陷入了镇长贪污商人密谋等一系列的问题中。
  现在可没有审判之眼,也没有一个参谋团帮她完成社会调查和数值计算,她又没有那种能杀错不放过的狠心,十五天,她生生将一个末日主题的梦境完玩成了侦探解密,最后还玩漏了,要不是她的直觉,说不定就被人夜里杀掉了,即使如此,她的名声也在舆论操控下到达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她还是不适合参与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中,她到也不是那种圣母,第十五天的夜里,她就蹲在树梢上看着这个小镇被流窜过来的亡灵灭了个干干净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