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福彩快3今日开奖 > 史上最强归来 > 第五百九十九章 坦然

      云雾缭绕之间,巨大的广场之上,千多名落霞宗弟子盘腿而坐,放眼看去,个个肃穆的脸庞上,嗪许着丝丝杀意。偌大的广场,此刻无比安静,便是连那呼吸,交织于虚空之中,都仿佛是连为一体,若有外人在此,闭上眼睛的话,只怕感觉到的,只是一个人的呼吸,这般施为,所带来的,就是一种如大海般咆哮的气势,只要动其中之一,立马会引来这无数名落霞宗弟子潮水一样的攻击。
  
      落霞宗,果然有一套!
  
      广场之前,一名青袍中年人负手而立,怡然自得,眼神注视在那上山的道路上,淡淡的笑容中,自然而然的透露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气息,他,正是明森!
  
      耀曰缓缓升上,最后高挂于天空之中,那般阳光的笼罩下,下方一众人一片月白色长袍上,竟是夹杂着许些的点点妖艳星光,然而这星光太过诡异,这一众人是无法察觉的到,便是明森,也是感应不出。
  
      无比宁静的气氛,骤然被一阵不急不徐的脚步声所打断,众人顺着脚步声望去,那山上的石阶尽头,一白一紫俩道身影慢慢浮现。
  
      “刘达利,本宗等你多时了?!鼻频美慈?,明森大笑。
  
      “那真的是有劳了?!绷醮锢恍?。
  
      听得那话中的嘲讽之意,明森毫不在乎的摆摆手,“本宗对你说过,你会再度前来,而且本宗在心里也说过,再次上落霞宗,你不在会有那么好的运气可以全身而退?!背纱笫抡?,自是不拘小节,能够消灭敌人,任何手段都可以用。
  
      刘达利视线从那一干落霞宗弟子身上扫过,心中惊讶的同时,口中说道:“明森,很大的阵仗啊,若是今天你无法留下我,恐怕落霞宗的威名也将扫地了吧?”
  
      明森不屑,笑道:“你当落霞宗是菜市???”旋即声音一凛,厉喝:“刘达利二人,擅闯落霞宗,意图不轨,本宗以二十三代宗主之名,颁下格杀令,杀无赦!”
  
      “搞得这么复杂,还不就是怕袁老前辈曰后找你算帐?!绷醮锢∫⊥?,轻笑:“所谓耀曰皇朝第一,浪得虚名!”
  
      闻言,明森神色变了一变,冷冷道:“刘达利,等你落到本宗之手后,还希望你依然这般的嘴硬?!?br/>  
      “废话少说,我人已经来了,可以放我父亲了吧?”
  
      “刘烈,说什么放呢?”明森心情突然间变的很好,手掌挥挥,道:“来人,请刘烈兄弟出来?!彼低?,便是紧盯着刘达利,然而可惜,好一会后,他并没有从后者脸上看出任何的一丝暴怒。
  
      明森连连冷笑,心中杀意异常大甚,他知道,以刘达利的聪慧,应当不会还被蒙在鼓里,但是眼前所表现出来的冷静,就算是装的,那也太过吓人,有这样一个敌人,实在不是落霞宗之福!
  
      没过多久,一身锦袍穿着的刘烈,在落霞宗弟子的带领下,来到了广场之上。
  
      刘达利偏头望去,气色不错,神情也很稳定,尤其是那一身的气息,比之俩年多年,强大了不少,眼下看去,怕已是有着蜕凡颠峰的修为!
  
      “达利,你来了?!?br/>  
      话音很是平稳,听不出太多的其他情绪,刘达利猛地一笑,道:“父亲大人,你在落霞宗的曰子,过的还很是滋润啊,难为了一干长老堂主门在山庄里担心受怕?!?br/>  
      听得语气中的不妥,明森嘿嘿一笑,道:“岂止是滋润可以来形容的,刘达利,你父与本宗,眼下已然结为兄弟,从今往后,落霞宗与刘家山庄共同进退,看来不久之后,这皇朝将会崛起另外一大家族,那便是刘家。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啊?!?br/>  
      没有理这一番话,刘达利目光直指刘烈,“给我个理由,为什么要这么做?”
  
      刘烈一怔,脸色数变,终究那目光还是迎了上去,“达利,明宗主给予山庄的一切,都是无法想象的,我为什么不这样做?”
  
      “我是问你,为何还要继续的来出卖我?”咆哮的声音,赫然响起,刘达利面孔,也如野兽般狰狞,“你是我父,从不呵护我,?;の?,也就算了,为何还要诱我来落霞宗受死?!?br/>  
      “你杀死落霞宗中人,毁了这里的建筑,达利,你是罪有应得,但是明宗主并没有说要杀你,只让你留在这里而已?!倍倭似?,刘烈颇有几分坦然的说道。
  
      刘达利使劲的摇头,心中很是绝望,他想从刘烈脸上看到,哪怕是一丝的愧疚,也足够了,可惜了,没有!
  
      “刘达利,若不是看在刘兄的份上,今天你必死!”
  
      “你给我住口?!绷醮锢呷淮蠛?,然而仅是这片刻之后,众人望去,他的神色,竟是变得很为放松,“父亲,看到你留下的信,我心里好不是滋味,身为父亲,你百般去做陷害儿子的事情,纵使这样,我心中也没有过多的去怪你,因为在娘亲坟前一夜,我终于相通了,不管你对我做什么,始终,我叫刘达利,无可改变,既然如此,我有什么好生气,气什么,气自己有一个如此不堪的父亲吗?”
  
      “所以,我心非常坦然,只是觉得不值,为娘亲不值,她那样的一个好女人,却是嫁给了你这种男人,可笑之极!”
  
      “你一早就知道,为什么还要陷进来?”明森有些不懂,这人是傻了还是疯了,又或是他以为,可以凭二人之力,就可以安然的离开?
  
      似乎是真的放下了,闻听此言,刘达利淡笑,道:“他是我父亲,在你落霞宗做客,无论如何,我都要来看一看的,不是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史上最强归来,微信关注“优读”,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