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福彩快3今日开奖 > 主宰李维 > 第三十六章 谦卑的灵魂

  李维回去的速度比来的时候还快,因为他发现,即使艾达穿了高跟鞋,但密集清脆的哒哒声一直跟在后面,所以他索性放开了,将节流阀推到底,在漆黑无人的路上一路狂奔。
  等看见那矗立在悬崖边上的小楼,他心里终于松了口气,回来了,虽然到这个世界时间不长,但李维已经下意识的将这栋三层的小楼当做了自己的家。
  约瑟夫正站在门口,看到李维将车驶进院子,连忙迎上前来,“先生,您还好吧?”
  “我没事,就是马丁和那个小东西找不到了?!?br/>  “先生您放心”老人一脸平静,“他俩可能受伤太重,自己找地方休眠去了?!?br/>  “前面有人过来把海上的事情跟我说过,只要先生您没事就好?!?br/>  “其余的事情我会去处理?!?br/>  约瑟夫淡定的口吻让李维一下子放松了许多,人也一下趴在了两轮车的车头上,“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这两个家伙了?!?br/>  “上次在大沙漠的时候,马丁也是这样”约瑟夫盯着从黑暗中缓缓走过来的艾达,“这个贱货,先生您准备怎么处理?”
  “先给她找个地方呆着”李维继续趴在车上不愿动弹,看见约瑟夫站在那里,他就知道大部分的烦心事,可以不用他操心了。
  “我累坏了”李维抬起头,笑的有点勉强,“芬妮有准备吃的吗?”
  “当然,先生您先去洗个澡?!?br/>  结果李维洗了这辈子时间最长的一次热水澡,因为他竟然靠在浴缸里睡着了。
  等约瑟夫发现不对,跑上来将他唤醒,天色已经大亮。强烈的饥饿感让李维急匆匆换了衣服,三步并成两步的冲进了餐厅。
  “吾主,早安?!?br/>  楼下的餐厅里,艾达孤零零一个人坐在餐桌前,极为优雅的吃着早餐,见到李维进来,放下手中的刀叉,站起身向李维行礼。
  “早”李维还没从困意中缓过来,下意识的点头回礼,然后一屁股坐下,拉过面前的盘子,开始大嚼起来。
  今天早餐芬妮做的是香煎面包配鹅肝酱,馥郁的鹅肝香味搭配今年新磨麦粉烤制的面包,让李维这个一向有些排斥西餐的人,食指大动。
  何况他确实饿的厉害。
  接连吃了好几片面包,又喝了一大杯烫烫的热牛奶,李维往椅背上一靠,满意的长叹了一声?!笆娣??!?br/>  “吾主?!?br/>  女性的呼唤惊醒了他,李维直起身子,目光一下子聚集在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影上,“你怎么在这里!”
  李维吃了一惊,差点站起来,而笑盈盈看着他的艾达语气有些幽怨,“吾主,不是昨晚您带我回来的吗?”
  “刚才艾达还跟您请安?!?br/>  这个优雅的女人,用纤细的手指撕扯下一小块面包,蘸了点鹅肝酱,“在吾主眼中,艾达还不如这块面包?!?br/>  碧绿的眼睛水汪汪的,看向李维,艳丽的红唇轻启,无声的吞进那块面包,李维看的有些尴尬,连忙转移了视线,“吃完你到书房来”
  “我有话问你?!?br/>  李维尽量保持着一个上位者应有的严肃和矜持,轻轻点点头,站起身来向楼上走去。
  “上来的时候,跟芬妮要杯红茶端上来?!?br/>  不知道自己落到艾达手里,还能不能像她这样毫无惧怕的面对一切,她还能吃的下早餐,李维实在是看不透这个女人。
  书房里,仍旧是熟悉的书香味道,巨大的落地窗外,白云悠闲地在蓝天上漫步,远处的海湾里,墨色的海水微微起伏着。
  前天那些血腥和恐怖的场景恍然如梦,李维站在窗前呆呆地看着外面,楼下的花园里,芬妮套上马车准备出门,约瑟夫正帮忙推开院子的大门。
  金色的栏杆外,砂石路沉默无语,路边的苔藓颜色在变淡,冬季就要来了,而那双幽蓝色的眼睛,自己大概没机会再见到了。
  “她是皇帝的小女儿,帝国的小公主”假小子的声音回荡在耳边。难怪她出事以后,巡视领地的公爵大人带着雷港的总督亲自出海。
  所以那位魔法协会的会长,才会不远千里来到这里,而被压在巨大触手下的那位老修女,其貌不扬,却又有强大的法力。
  可为什么那个金发的小丑能那样肆无忌惮的纠缠一名公主?
  难道就像艾达所说,除了疯狂,他还有别的不为人所知的地方,否则那位邪恶的存在怎么会看上他?
  而不是帝国理工的高材生,那位召唤出狩魔蛛的格兰特。
  想到这里,李维翻转了戒指,冲着变成暗红色的窗外招了招手,自己走出窗户,来到那个宽广无比的高台上。
  这次,李维没有净化身边的硫磺味,他在逐渐适应这美妙的气味,放眼望去,整个世界都似乎在向李维俯首。
  感觉真不错,他想。
  不一会,远处有庞大的气息降临,黑色的高台上出现了一位瘦小的身影,正冲着李维走来。
  干枯的身体,裹在灰白色的长袍之中,宽大的兜帽遮掩了来人的面孔,而干枯如同树枝的手上拽着一条同样灰白的绳子,绳子的一头栓了一团跌跌撞撞的光影。
  “吾主”瘦小的身影在向李维鞠躬,而这次,李维面带笑容非??推南蛩阃坊乩?。
  “冥河的摆渡人”约瑟夫曾经跟李维介绍过,“是尘世与地狱之间的使者,那些无法进入女神天国的灵魂,无论是谁,都要通过他来到您的世界?!?br/>  “所以给与一定的尊重是必要的?!痹忌蚍锤炊V隼钗?,“摆渡人不是一个特定的人,他们有很多,多到您见到的摆渡人永远不会重复?!?br/>  “吾主,按您的吩咐,我将它从冥河中捞起,带到您的面前?!?br/>  光影中,是个透明的身影,扭曲在空中,面孔李维很熟悉,“格兰特?”李维冲着身影开口问道。
  “李维?”透明的身影开始激荡,“我是死了吗?这是哪里?”
  “地狱”李维心中在叹息,原先那个头发斑白,在沙龙里侃侃而谈的年轻人给他的印象相当不错,可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李维实在是很想知道。
  “你也死了?”身影剧烈的晃动起来,像是在那里狂笑,“你不是和那个婊子在一起吗?”
  “坐在黑白色的王座上”格兰特的身影试图冲向李维,可惜只能徒劳的在原地挣扎。
  “我还以为你这个狗屁男爵成了王?!奔馑岬纳粼诤谏钠教ㄉ匣氐?,“原来你也被怪物弄死了,男爵先生?!?br/>  “闭嘴”李维的声音很轻,可下一瞬间,无论格兰特如何激荡身影,再也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
  李维看了一眼陷入疯狂的灵魂,转身向高耸在平台的王座走去,干枯的摆渡人默不作声,拽了下手中的绳子,牵着格兰特跟在了李维的身后。
  黄金铸就的王座伫立在呼啸的狂风中,李维在宝座前停下了脚步,回身对着那团开始有些畏惧的灵魂冷冷说道,“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这里的王?!?br/>  不知为何,潮水般的恐惧一下随着李维这句话,将格兰特彻底淹没,下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灵魂中似乎被什么东西轻轻烫了一下。
  “那是灵魂的印记”,有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从此之后他就是你的王?!?br/>  格兰特随着声音缓缓跪了下来,向着高坐在金黄色宝座上的男人,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吾主”声音谦卑而顺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