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月乌鲁木齐这些片区要停电 2019-06-16
  • 南宁禁毒民警甘科伟被追授为“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 2019-06-16
  • 新华社评论员:弘扬伟大民族精神 凝聚强大精神动力——一论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 2019-06-10
  • 神经。你还觉得下一个经济应该是按官分配么? 2019-06-07
  • 卡瓦尼中柱 希门尼斯绝杀球 乌拉圭1 2019-05-25
  • 里约奥运变化与机遇并存 充分准备迎接挑战 2019-05-22
  • 北京奥运火炬主设计师章骏的创业野望:让国人80岁时还能啃动骨头 2019-05-22
  • 丰富党日活动的形式内容 2019-05-20
  • 初夏时节 航拍江西宜丰野生泡桐花美丽绽放 2019-05-18
  • 候选案例:互联网+农产品电商产业 2019-05-18
  • 把“就业率首超本科” 当作高职新起点 2019-05-18
  •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5-18
  • 中国端午,世界节日!看“世界朋友圈”如何过端午 2019-05-17
  • 小萌们以为计划就是一拍脑袋一张嘴那么简单? 2019-05-17
  • 游泳池水质可手机扫码查询 数据5分钟更新一次 2019-05-12
  • 客厅里只开了壁灯,暖黄色的灯光混着窗外皎洁的月光,照进屋里的光影斑驳又模糊。
      
      徐迟说完那句话,又合上眼沉沉的睡了过去,面容沉静,呼吸也逐渐平稳下来。
      
      林疏星有些怔然,湿纸巾攥在手里,渗出点点水珠从她手背滑落,滴在地板上有轻微的声响发出来。
      
      她在沙发边上蹲了会,目光落在他有些泛红的面庞,淡淡的笑了下,伸手碰了碰他的鼻尖,小声的道了句,“笨蛋?!?br/>  
      屋里的时钟滴答滴答的转着。
      
      林疏星起身把手里的湿纸巾丢进一旁垃圾桶里,伸手把盖在林嘉让身上的毯子松开,给两人都搭了一点。
      
      临走前,她顺手把屋内的空调也调成了制热。
      
      屋里静悄悄的,出门的时候,林疏星回头看了眼客厅睡得昏沉的徐迟,抬手关了壁灯,合上门走了出去。
      
      -
      
      隔天早上,平城晴了小半个月的天阴了下来,淅淅沥沥的飘着雨。
      
      徐迟从梦里惊醒的时候,屋外的绵绵细雨已经变成了瓢泼大雨。他揉着太阳穴在沙发上坐起来,脑袋里有几个不连贯也不是很清晰的梦境片段。
      
      空调还在运作,屋内的温度有些闷。
      
      林嘉让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沙发上滚了下来,卷着毯子躺在茶几和沙发之间的空隙之间,呼噜声连串,睡得不省人事。
      
      他轻笑一声,抬手搓了搓有些发酸的脖颈,起身去厨房倒了杯水,边喝边往自己房间里走。
      
      不一会,就从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等到停下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
      
      徐迟湿着头发从屋里走出来,毛巾搭在脖颈上,眼尾还是有点红。
      
      他在沙发坐下,弯腰拿着沾水的手在手在林嘉让脸上拍了拍,声音淡淡的,“林嘉让?!?br/>  
      躺在地上的人嗯了一声,抬手抓了抓脖子,不舒服的哼着,到最后眼皮都还没舍得掀开。
      
      过了片刻,林嘉让醒过神,从地上爬了起来,头发乱糟糟的堆在头上,跟鸟窝一样。他揉揉眼,环顾了四周,声音哑着,“草,老子怎么睡在这儿?”
      
      徐迟嗤笑一声没搭话,弯腰拿起手机,点亮屏幕,通知栏里有几个未接电话和一条q|q消息,全部都来自林疏星。
      
      他点开消息。
      
      “帮你们请了假,醒了再过来吧?!?br/>  
      他勾唇笑了下,弓着腰拿过旁边的??仄?,按几下把空调关了,随口问道,“昨晚你送我回来的?”
      
      “还有班长?!碧岬搅质栊?,林嘉让猛地一拍脑袋,惊声道,“卧槽,我昨晚忘记送班长回家了?!?br/>  
      他嘴里念念叨叨,“完了完了……”
      
      坐在一旁的徐迟拿手机的动作顿了一瞬,有关于昨晚的那个梦,脑袋里有了更加清晰的片段,清晰到都觉得有点不像梦了。
      
      他抿着唇,给林疏星回了消息,“下午过去上课?!?br/>  
      那边隔了半个小时才回过来三个字。
      
      “知道了?!?br/>  
      徐迟背靠着沙发,犹豫了会,低头在编辑栏敲了几个字发过去,“我昨晚好像梦见你了?!?br/>  
      这次,那边回的很快,依旧是三个字。
      
      “不是梦?!?br/>  
      -
      
      中午放学的时候,雨已经停了下来,校园里都是雨后初歇的气息。初夏将近,林荫道上都是隐隐约约的蝉鸣声。
      
      林疏星和许糯齐念在校外吃了饭,回教室的路上又绕去小卖部买了一堆小零食。
      
      等到教室门口,午休的铃声正好敲响。
      
      三个人轻手轻脚的进了教室。
      
      许糯和齐念这两天在学什么编绳,一进教室就坐在一块弄那几根花花绿绿的绳子。
      
      林疏星过几天有一场竞赛,她没跟着凑热闹,从包里翻了张数学卷子摊在桌上。
      
      午休的时间过了大半,班里的同学陆陆续续的醒了些。
      
      走廊外没了巡查的老师,也多了些嘈杂的脚步声。
      
      “徐迟——!”
      
      教室外面蓦地响起熟悉的名字,林疏星捏着笔的手一顿,下意识扭头往后看了过去。
      
      徐迟站在后门那里,背抵着门框,和外面的人说话,笑声一阵阵传过来。林疏星只看了一会,便收回视线,继续写试卷。
      
      过了片刻,后门没了说话动静,她正好也停下笔,往后抻着懒腰,脑袋枕在后桌的书上面。
      
      身旁有人影停下的动静,窗外有风吹过,风里有淡淡的薄荷味。
      
      林疏星头一偏,正好对上徐迟垂下的目光。
      
      懵了。
      
      徐迟看着她茫然失措的眼神,嘴角漾开一抹笑,漆黑的眼眸里也染上一层笑意。
      
      他抬手把奶茶放在她脸侧的空处上,收回手的时候,温热的指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漫不经心的擦过她的脸颊。
      
      林疏星楞了下。
      
      他反倒像个没事人,手往兜里一放,转身往四组那里走。
      
      过了片刻,她慢慢吞吞的坐直身体,背靠着桌子,抬手摸了摸脸侧,半天都没吭声。
      
      后座的男生打完球回来,看到摆在桌上的奶茶,惊讶的咦了声,“谁奶茶,不吱声我喝了啊?!?br/>  
      闻言,林疏星缓过神,转身从他手里把奶茶夺了回来,轻描淡写的说道,“我的?!?br/>  
      男生,“……”
      
      坐在四组的徐迟看到那边的动静,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唇角抿了几次,都没把笑意压不下去。
      
      他低头按亮手机,手指在屏幕点了几下,而后抬头往一组这边看了会,等上课了才收回视线。
      
      下午的课不紧不慢的过着。
      
      课间休息,林疏星坐在位上,右手手指替许糯勾着编绳,另只手摸出手机无聊的刷着空间动态。
      
      手机放在桌上,她低着头,手指慢吞吞的划着屏幕,不点赞也不评论,纯粹就是在打发时间,时不时看看许糯的杰作,还笑着吐槽两句。
      
      “走走走?!痹谒谌慰垂サ氖焙?,许糯忍不住编绳从她手里收了回来,“我们之间没爱了,真的?!?br/>  
      她淡淡的笑着,也没说话,脑袋枕在胳膊上,继续刷着动态,手指往下滑了一页,看到下一个动态,愣住了。
      
      下午一点五十三的时候,徐迟发布了一条动态。
      
      徐迟:嗯,你的,我也是你的。
      
      林疏星下意识往后面看了眼,四组那里徐迟的位子是空的,只有校服孤零零的放在桌上。
      
      她抿抿唇,刚把视线转回来,就看到林嘉让从前门进来,后面跟着四五个男生,徐迟走在最后面。
      
      几个人一起,都从一组这边的过道绕到四组那边。
      
      他在最后,手指搭在她的桌沿轻敲了几下,顺手从她桌上拿走了一只黑色水笔。
      
      林疏星:“……”
      
      第三节课是数学课。
      
      快下课的时候,陈儒文合上教案,沉声道,“最后几分钟,我说几件事?!?br/>  
      闻言,底下的同学都停下手里的事情,抬头看着讲台。
      
      陈儒文站在讲台一侧,从桌上拿起手机,“下个星期一期中考试,考场号和座位号已经出来了,我等会发到班群里了?!?br/>  
      他继续说,“下学期即将文理分科的事情,想必大家也该知道了,我们班已经确定了是理科班,如果有想学文的同学,可以去我办公室拿一下分班意向表?!?br/>  
      “分班的事情可大可小,回家和家长商量一下,结合自身的情况,认真的考虑考虑?!?br/>  
      班里顿时议论纷纷。
      
      陈儒文也没多说,看了看时间,道,“还有两分钟,你们自己看看书吧,考试分班表已经发到群里了?!?br/>  
      话音落,班里同学都从抽屉里摸出手机找自己的位置。
      
      陈儒文扫了一圈教室,点了十来个名字,“高威、陈年年、李东辉、匡小伟……宋松雅,请以上几位同学,把手机交上来?!?br/>  
      众人:“……”
      
      收完手机,下课铃声应时响起。
      
      陈儒文从讲台底下拿了个盆装手机。
      
      临走前,交代了句,“期中考试之后,全年级名次进步或者是保持不变的,自己去我办公室拿。退步的,就别想了?!?br/>  
      班里蓦地响起一阵阵哀嚎声,“不是吧……”
      
      许糯趴在桌上,翻着分班表,欷歔一声,“还好我刚刚在看小说?!?br/>  
      林疏星:“……”
      
      教室后面。
      
      林嘉让翻到图片末尾,才找到他和徐迟的考试教室,忍不住吐槽了句,“得,又在多媒体教室考试,那破教室的监考贼他妈严?!?br/>  
      旁边张子浩听到,怼了回去,“你在哪考试有关系吗?”
      
      “滚你妹的?!?br/>  
      徐迟一直没吭声,低头翻着考试分班表,在第一行找到林疏星的名字,后面是她的考场号,01。
      
      他又看了看自己的,80。
      
      偏偏此时林嘉让还不怕死的凑了过来,指着分班表,“诶,阿迟,你看你跟班长在这上面,是不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br/>  
      他抬眸,沉沉睇他一眼,“想死?”
      
      “我闭嘴我闭嘴?!绷旨稳迷谧毂咦隽烁隼吹亩?,不再说话。
      
      徐迟放下手机,心头没由来的沉重。
      
      他抬眸往一组那边看了过去,正好林疏星也刚看了他的考场号,朝他看了过去。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错,他先别开了眼,目光有些哀怨和沉重。
      
      林疏星,“……”
  • 6月乌鲁木齐这些片区要停电 2019-06-16
  • 南宁禁毒民警甘科伟被追授为“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 2019-06-16
  • 新华社评论员:弘扬伟大民族精神 凝聚强大精神动力——一论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 2019-06-10
  • 神经。你还觉得下一个经济应该是按官分配么? 2019-06-07
  • 卡瓦尼中柱 希门尼斯绝杀球 乌拉圭1 2019-05-25
  • 里约奥运变化与机遇并存 充分准备迎接挑战 2019-05-22
  • 北京奥运火炬主设计师章骏的创业野望:让国人80岁时还能啃动骨头 2019-05-22
  • 丰富党日活动的形式内容 2019-05-20
  • 初夏时节 航拍江西宜丰野生泡桐花美丽绽放 2019-05-18
  • 候选案例:互联网+农产品电商产业 2019-05-18
  • 把“就业率首超本科” 当作高职新起点 2019-05-18
  •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5-18
  • 中国端午,世界节日!看“世界朋友圈”如何过端午 2019-05-17
  • 小萌们以为计划就是一拍脑袋一张嘴那么简单? 2019-05-17
  • 游泳池水质可手机扫码查询 数据5分钟更新一次 2019-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