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全国两会·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奥一网 2019-08-24
  • 昌都市图书馆首个全民阅读推广项目结题 2019-08-24
  • 和平金沙湾社区举行爱我美丽沈阳”端午节活动 2019-08-18
  • 高波:科学把握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 2019-08-18
  • 综述:推动美丽中国建设的强大动力——海外关注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的讲话 2019-08-17
  • 回复@海之宁:你要懂逻辑会看不懂这篇帖子? 2019-08-16
  • 这是房产私有化的结果,如果没有房产私有化,人们就不会买房、炒房,从而也就不会产生目前诸多房地产乱象。 2019-08-16
  • 云南玉溪纪检监察机关认真开展端午节纪律作风检查 2019-08-15
  • 狼若真的来了,真相又会怎样?(痴山原创) 2019-08-14
  • 专家解读:美国对叙军事打击警告意味更浓 军事意义不大 2019-08-14
  • 只有流氓,才离开自己的主题而去歪想了! 2019-08-14
  • 神州专车爱心助考 30城上线高考“神”助攻专车 2019-08-10
  • 老将不死但已凋零 青黄不接的“袋鼠军团”能否延续神勇 2019-08-10
  • 15项审批下沉影视产业园 2019-08-02
  • 吓出一身冷汗!比利时击败巴拿马不轻松 2019-08-02
  • 看书网..LA,最快更新你亲我一下最新章节!
      
      六月余下的日子,过起来不紧不慢的。
      
      一眨眼,才到中旬。
      
      周一早读之前的教室,还是一如既往地忙碌,抄作业的,吃早饭的,还有无所事事在教室前后乱晃的。
      
      林疏星这阵子隔三差五就有一场竞赛,物理数学轮着考,忙到焦头烂额,各科欠了一堆的卷子。
      
      她早上刚到教室,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开始补作业了。
      
      林嘉让和徐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把座位换到了一组这边,只有上数学课时,才回重新换回到四组。
      
      他们两基本上都是踩着点进教室,偶尔过了点,也都无所谓的在走廊站一会,等老师不注意,人就溜了。
      
      今早有了例外,早读铃还没打响,两个人就出现在教室后面。
      
      林嘉让把包摔在桌上,人跟着趴上去,勾着腰和许糯说话,“欸,许小糯,你化学卷子写了吗,借我抄抄呗?!?br/>  
      “给?!毙砼匆裁ψ挪蛊渌频淖饕?,伸手从抽屉里拿了一叠写完的试卷丢在他桌上,“自己找?!?br/>  
      “……行吧?!?br/>  
      徐迟放下包,玩了会手机,才抬脚勾了勾林疏星的板凳,漫不经心的说道,“班长——”
      
      话还未说完。
      
      林疏星忽的转过身,拿了好几张还没写英语试卷放在他桌上,抿抿唇,语气诚恳,“班长拜托你帮她写几份作业?!?br/>  
      说完,她手一缩,又转过身,继续埋头补作业。
      
      徐迟抬手刮了刮眉毛,垂眸看着手边突然多出来的试卷,蓦地笑了下。
      
      随后又摇摇头,似是认命般,伸手从桌上拿了只黑色水笔,对着答案开始勾选卷子上的选项。
      
      抄作业的时间过得呲溜快。
      
      林疏星才补完早上要交的作业,下课铃就响了,她停下笔,抻了个懒腰,习惯性的往后仰,脑袋却被人从后面用手拖住了。
      
      她微楞,还未有所反应,身后传来淡淡一声,“书要倒了?!?br/>  
      她哦了声,坐起来,回头帮他把书重新放好。然后,当着他面又重新躺了回去。
      
      徐迟:“……”
      
      课间休息的教室也是热热闹闹,调皮的男生拿着扫把你追我赶,女生三两结伴坐在一块谈天说笑。
      
      头顶的风扇哗啦哗啦的转着,吹出徐徐凉风,窗外的天空很蓝,万里无云,飞机划过,留下一道细细长长的白晕。
      
      教学楼旁边的树林郁郁葱葱,清晨的阳光从枝叶罅隙照进走廊,一点余光挤进了教室。
      
      林疏星阖着眼眸迷迷糊糊的打着瞌睡,微风掀起她脸侧垂下的头发,在空中荡漾了一圈复又垂在脸上。
      
      徐迟停下笔,身体往前倾,单手横置在旁边的书上,另只手抬起,动作轻柔地替她将头发别到耳后。
      
      窗外有风,他唇边的笑似是比这风还柔软。
      
      -
      
      临近期末,文理分科也差不多都分好了。
      
      五班是理科班,这段时间,晚上的自习课已经全部换成了数理化生。
      
      星期一是物理晚自习,快上课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残阳余晖铺满了整个教室。
      
      林疏星从陈儒文办公室拿了几张试卷回来,齐念去了画室,许糯一个人坐在位上,一边折星星一边和她闲聊几句。
      
      她没什么事,伸手也拿了张折纸在手里玩。
      
      过了会,一群刚打完球的男生浩浩荡荡的从教室后面进来,身上都是湿淋淋的。
      
      徐迟在位上坐下,仰头喝完一瓶水,林嘉让跑回来在他旁边坐下,抬手拍了拍许糯的肩膀,“欸,有纸么,给我两张?!?br/>  
      许糯从抽屉里摸了包还没拆开的纸巾给他,“都给你,别管我要了?!?br/>  
      “小气样?!彼止旧?,从里面拿了张擦脸。末了,趴在桌上看着许糯手里的动作,好奇的问了句,“你这是在干嘛呢?”
      
      许糯没好气的应了声,“折星星?!?br/>  
      “给我一个玩玩?!彼底鸥┥泶铀郎夏昧思刚?,还顺便丢了两张在徐迟桌上。
      
      “欸呀,你拿那么多你会折吗?”
      
      林嘉让护犊子般拿着东西往后缩,“不会我可以学啊?!彼低?,他又靠回来,“好姐姐,你教教我呗?!?br/>  
      “滚,谁是你姐姐?!?br/>  
      “好妹妹?!?br/>  
      “……”
      
      林疏星笑着坐在一旁,看他们两活宝似的左一句右一句叫嚷着,凳子冷不丁被人往后勾了勾。
      
      她扭头看过去。
      
      徐迟往前靠过来,半个身体前倾,左手攥成拳叩在书上,视线对上她的,不紧不慢的说道,“手伸过来?!?br/>  
      林疏星没多想,乖乖把手伸了过去,“怎么了?”
      
      他唇边笑意半分不减,把左手放在她手心里,声音有点低,温温柔柔的念道,“星星?!?br/>  
      林疏星整个人都僵住了。
      
      耳边都是他旖旎婉转的尾音,全身的血液都不受控制的朝脑袋上涌,手心里的温度炙热滚烫,耳朵也跟着发热。
      
      她忍不住蜷缩手指,指腹却不小心擦过他的手腕,像是被触电般立马缩了回去,声音有些低,“……什么?”
      
      徐迟挑眉,漆黑的眸光落在她泛红的耳朵上,眼底慢慢浮上一层笑意。他故意放慢动作张开五指,从手心里掉出一颗折好的纸星星。
      
      他收回手,声音染上笑意,斜斜的靠着后面的桌子,眸光里比刚才多了层戏虐,“给你颗星星?!?br/>  
      “……”林疏星迟缓的收回手,抿抿唇,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随口说道,“你折的很好看?!?br/>  
      徐迟认可的点点头,脑袋又凑了回来,呼吸和她纠缠在一起,淡声道,“好看归好看,可你脸红什么?”
      
      林疏星咬唇,往后退了点,嘴硬道,“不关你的事?!彼低?,她便转过身,还故意把板凳往前面挪了点。
      
      徐迟看着她的动作,手指搭在桌沿敲了敲,勾起唇淡淡的笑着。
      
      临近七点,物理老师夹着书从从外面进来,“把下午发回来的试卷拿出来,我给你们讲一下最后一道大题的几种解法?!?br/>  
      教室里顿时响起阵阵翻试卷的声响。
      
      物理老师有个怪癖,讲题目之前总喜欢自己把黑板再擦一遍。
      
      擦完黑板,他打开旁边的投影仪,“讲题目之前先给你们看几个关于机械守恒定律和弹簧运动的模型?!?br/>  
      投影仪缓慢降落,到一半时候,幕布“嘎吱”一声停了下来,紧跟着教室里的风扇也都停了下来,讲台上的灯也灭了。
      
      外面的走廊上有欢呼声传来,“停电了停电了,晚自习不用上了!回家咯?!?br/>  
      物理老师一脸懵逼,“你们在教室呆着,我出去看看?!?br/>  
      他一走,教室里顿时热闹起来。
      
      林嘉让把手里的书一丢,扭头和徐迟说话,“欸,要是真停电了,我们出去玩???”
      
      说完,他又问坐在前面的两个女生,“哎哎哎,晚上出去玩不?”
      
      许糯抻了个懒腰,“老师还没说放学呢,等真不上课再说吧?!?br/>  
      大概过了七八分钟,物理老师从外面进来,看着这一教室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学生,叹声气,“算了,放学吧?!?br/>  
      “呀陈哥万岁!”男生们齐声欢呼。
      
      物理老师拿上教案,临走前交代了句,“回去注意安全?!?br/>  
      “知道啦!”
      
      林嘉让快速收拾好书包,站在位上,朝他们三个人抬了抬下巴,“去不去玩???”
      
      许糯挽着林疏星,咂咂嘴,“走吧?!?br/>  
      四人小分队有说有笑的往校外走,一路上碰见好些人,大家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停电显得异常兴奋。
      
      皎洁的月光铺满了整个校园,一大群人刚走到校门口,身旁的路灯却突然一盏接着一盏亮了起来,紧跟着教学楼那边也亮起了灯。
      
      他们四个人停了下来,周围也有不少人跟着停下来。
      
      有人问了句,“……回去吗?”
      
      旁边有老师骑车走过,铃铛脆生生的打着,他笑着喊了声,“还回去干什么,快跑啊?!?br/>  
      周围应声大笑。
      
      有男生吹着口哨,飞快的踩着单车从人群中窜出去,“抱歉啊,姐姐哥哥们,让一下嘞!”
      
      人群中,林疏星忽的被徐迟虚揽着肩膀,换到了道路的内侧,身旁单车飞驰而过。
      
      她愣了下,抬起头。
      
      徐迟正微侧着头和林嘉让说话,唇边挂着松散的笑意,手腕搭在她的肩膀上,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蜷缩成半拳垂下来,仿佛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动作。
      
      直到走出校园,他都没有把手收回去。
      
      -
      
      平中的地理位置好,出校门往左边走个五六百米就有一条步行街,吃喝玩乐样样皆有。
      
      四个人刚到街口,迎面就碰见周一扬带着好几个男生站在超市门口。
      
      “嘿!”林嘉让走过去,照着周一扬肩膀就是一勾,“你这小子怎么出来玩,也不喊我们?”
      
      周一扬个子高,被他一勾人往下矮了一截。
      
      才直起身,正巧看到徐迟和两个女生往这边走过来,眼睛一亮,“哟呵,这大晚上的,你们怎么也出来了,不上课了???”
      
      徐迟停下脚步,单只手插兜,眉眼淡淡的,“停电了?!?br/>  
      他们男生在一块聊着,两个女生在旁边说话。
      
      林嘉让看了看这一圈人,抬手抓了下头发,“这么多人搁这站着也不是回事啊,我们找个地方坐会呗?!?br/>  
      十来个人去哪都吵,思来想去索性去了个更吵的地方,楼上的KTV。
      
      他们人多,林嘉让要了个大包,点了一堆酒水饮料,考虑到有女生,又另外点了几份小吃和果盘。
      
      一群人分开坐在包厢里。
      
      两个女生被徐迟和周一扬左右夹着坐在旁边的长条沙发上,林嘉让孤零零一个人坐在男生堆里。
      
      他没滋没味的唱了几首歌,看着坐在一旁散发着恋爱腐臭味的四个人,咂咂舌,问道,“有什么好玩的游戏,喊上你迟哥扬哥,我们一块玩玩???”
      
      旁边有男生接了句,“Inever?!?br/>  
      “啥玩意?”林嘉让拿脚踢了踢说话的男生,“是中国人不,能不能用中文跟我交流?”
      
      李建笑着道,“你他妈找死啊,谁不知道你让哥英语全年级最差?!?br/>  
      “滚?!?br/>  
      先前说话的男生搓了搓脑袋,解释道,“Inever从来没有的意思,就是一个人说一件自己从没做过的事情,如果在场有人做过,就受惩罚。如果大家都没做过,那就说这件事的人受惩罚?!?br/>  
      “听着还挺有意思啊?!绷旨稳米鹄?,把徐迟他们都招呼过来,开始凑堆玩游戏。
      
      他打着商量,“男生输了就一杯啤酒,女生的话喝一口,可以吧?”
      
      “好好好……”
      
      “一杯哪够啊,起码一瓶?!?br/>  
      ……
      
      徐迟斜斜的靠着沙发,歪头看着林疏星,问道,“想玩么?”
      
      她点点头,还有点兴趣。
      
      他坐起来,“那就玩吧?!?br/>  
      小茶几旁边坐满了人,开始玩的时候,又有人加了条规矩:最后一个接受完惩罚的人,要另外再说一句真心话。
      
      大家都没反对,李建嚎着先开始,抱着酒瓶想了半天,才贱笑着道,“我从来都没有亲过女生?!?br/>  
      大家愣了几秒,反应过来立马抓起桌上的爪子花生朝他丢过去,“卧槽李建你他妈一锅端???”
      
      李建笑着躲开,“我怎么知道你们这么小,就干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br/>  
      坐在一旁的徐迟摩挲着杯壁,凑到林疏星耳边,声音低低的,“你说,我们两算亲了吗?”
      
      “……”林疏星侧眸睨他一眼,没作声。
      
      他笑了下,拿起杯子一干而尽。
      
      林嘉让会来事,手指点着徐迟,“迟哥最后一个喝完的啊,来吧来吧,有什么想问的就问他?!?br/>  
      李建不怕死,直接就问,“迟哥亲过的那个女生在场吗?”
      
      林疏星头垂得更低了。
      
      徐迟看她一眼,声音被酒润了润,低沉悦耳,“在?!?br/>  
      在场的就两个女生。
      
      许糯从进门就被周一扬巴着,基本被排除。
      
      那剩下的……
      
      几个男生暧昧的笑着,徐迟怕再起哄下去把人吓跑,抬手点了点桌面,语气淡淡的,“还玩不玩?”
      
      “玩玩玩?!?br/>  
      徐迟被他们刻意针对,杯子里的酒就没空过。
      
      玩了几轮后,林嘉让见他喝了那么多依旧面不改色,索性换了攻击对象,“我从来都没有考过年级第一名?!?br/>  
      林疏星默了默,端起面前的酒杯抿了一小口。
      
      喝完还有真心话。
      
      “在场的这八个男生里面有你喜欢的吗?”
      
      这就是光明正大的在搞事了。
      
      “……”
      
      徐迟眼皮跳了跳,放下交叠的双腿,坐姿也没有之前那般闲散,手指无节奏的轻敲着桌面。
      
      一下又一下,跟他失了秩序的心跳一样。
      
      场面静了下来。
      
      良久。
      
      林疏星抬起头,唇瓣动了动。
  • 2018全国两会·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奥一网 2019-08-24
  • 昌都市图书馆首个全民阅读推广项目结题 2019-08-24
  • 和平金沙湾社区举行爱我美丽沈阳”端午节活动 2019-08-18
  • 高波:科学把握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 2019-08-18
  • 综述:推动美丽中国建设的强大动力——海外关注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的讲话 2019-08-17
  • 回复@海之宁:你要懂逻辑会看不懂这篇帖子? 2019-08-16
  • 这是房产私有化的结果,如果没有房产私有化,人们就不会买房、炒房,从而也就不会产生目前诸多房地产乱象。 2019-08-16
  • 云南玉溪纪检监察机关认真开展端午节纪律作风检查 2019-08-15
  • 狼若真的来了,真相又会怎样?(痴山原创) 2019-08-14
  • 专家解读:美国对叙军事打击警告意味更浓 军事意义不大 2019-08-14
  • 只有流氓,才离开自己的主题而去歪想了! 2019-08-14
  • 神州专车爱心助考 30城上线高考“神”助攻专车 2019-08-10
  • 老将不死但已凋零 青黄不接的“袋鼠军团”能否延续神勇 2019-08-10
  • 15项审批下沉影视产业园 2019-08-02
  • 吓出一身冷汗!比利时击败巴拿马不轻松 2019-08-02
  • 新疆11选5直播 11选5奖金查对表 鸿运来彩票app下载安装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查询结果 新疆11选5技巧方法 北京赛车预测软件 安徽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云南十一选五手机走势图 北京赛車开奖结果 香港一肖平特图2019 网赌时时彩输3200万 燕赵风采好运彩3 天津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快三的手机软件 福建快3开奖号码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