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月乌鲁木齐这些片区要停电 2019-06-16
  • 南宁禁毒民警甘科伟被追授为“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 2019-06-16
  • 新华社评论员:弘扬伟大民族精神 凝聚强大精神动力——一论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 2019-06-10
  • 神经。你还觉得下一个经济应该是按官分配么? 2019-06-07
  • 卡瓦尼中柱 希门尼斯绝杀球 乌拉圭1 2019-05-25
  • 里约奥运变化与机遇并存 充分准备迎接挑战 2019-05-22
  • 北京奥运火炬主设计师章骏的创业野望:让国人80岁时还能啃动骨头 2019-05-22
  • 丰富党日活动的形式内容 2019-05-20
  • 初夏时节 航拍江西宜丰野生泡桐花美丽绽放 2019-05-18
  • 候选案例:互联网+农产品电商产业 2019-05-18
  • 把“就业率首超本科” 当作高职新起点 2019-05-18
  •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5-18
  • 中国端午,世界节日!看“世界朋友圈”如何过端午 2019-05-17
  • 小萌们以为计划就是一拍脑袋一张嘴那么简单? 2019-05-17
  • 游泳池水质可手机扫码查询 数据5分钟更新一次 2019-05-12
  • 陈儒文报完成绩之后,又点名批评了班级里退步最明显的几个同学,这其中也包括徐迟。
      
      上次月考他才刚挤进班级前二十,这次又掉回了三十名开外,这样大的差距,不得不让陈儒文又开始怀疑他上次月考成绩的真实度。
      
      毕竟在他眼里,徐迟是压根不可能向好学生这边靠拢的。
      
      “我希望某些同学能清楚,你一次投机取巧不代表以后每一次都可以,你自己的真实水平该是多少分就是多少分,不要想着在考场上弄一些歪门邪道,这到头来害的还是你自己?!?br/>  
      “等到了高考,你还指望着能抄谁的?!?br/>  
      陈儒文说这些话时,目光总是若有若无的看着徐迟,有心的同学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是在说谁。
      
      林疏星当然也清楚。
      
      她回头朝教室后面看了过去。
      
      徐迟就那么静静的坐在位上,后背挺直抵着椅背,眉目冷淡,脸上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多余的情绪。
      
      她抿抿唇,收回视线,从qq上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等了几分钟,也没收到回复。
      
      过了一会儿。
      
      陈儒文交代完事情,走出教室,徐迟跟着拿上外套就走了出去。
      
      林嘉让在后面喊了他几声,他也没应,自顾自往前走,开门的时候,冷风争先恐后的扑过来,
      
      他在门口停了几秒,又重新关上门。
      
      “嘭——”的一下。
      
      声音巨大。
      
      林疏星回过神,压下心头的不安,和许糯说了声之后,拿上外套和手机也跟着跑了出去。
      
      外面大雪纷飞,整片天地白皑皑一片。
      
      她从楼梯跑到一楼,在教学楼旁边的空地上看到徐迟的身影。
      
      大冬天的,他却只穿了件黑色的薄衫,夹克外套拿在手里,背影削瘦挺直。
      
      淅淅簌簌的雪花落下来,接二连三的盖在他的脚印上,像是要把他的踪迹没在在这白茫茫的天地里。
      
      林疏星喘了口气,拎着羽绒服的衣摆,大步朝他跑过去,张口喊他的名字,冷风吹过来,她的牙齿忍不住打了颤。
      
      “徐迟——!”
      
      两个人都还没有完全走出教学区,附近有不少走动的学生,听到熟悉的名字,都投来好奇的目光。
      
      林疏星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只想着快点拦住他,只好又喊了声他的名字,“徐迟!”
      
      她的声音又急又快,隔着冷冽的寒风送到徐迟的耳里。
      
      他停下脚步,安静的站在原地,没有回头。
      
      林疏星大口喘着气,快步跑过去,拽住他的手腕,成团白气在嘴边漫开,声音干涩急促,“你要去哪?”
      
      徐迟抿着唇没说话,神情冷峻,头发上落得都是雪,化开之后凝成水雾,软趴趴的垂下来,遮住他的眉眼。
      
      “……你要去哪?”林疏星舔唇又问了一遍,只不过这次的声音带了点不知所措。
      
      隐隐听着,似乎都有了哭音。
      
      徐迟这才掀起眼皮看她,沉默了片刻,开了口,语气有些妥协,“我只是出去透透气?!?br/>  
      他把胳膊从她手里抽出来,弯腰替她将羽绒服的拉链拉好,低声道,“过一会就回去了,你先回教室吧?!?br/>  
      林疏星重新抓住他的手腕,指腹习惯性的摩挲着那一片肌肤,眼尾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微微泛着红,“我跟你一起?!?br/>  
      他摇摇头,唇瓣动了动,又什么都没说。
      
      淅淅簌簌的的雪花落下来。
      
      林疏星舔了舔唇角,舌尖碰到一片冰凉,整个神经似乎都被这寒意感染,“你不要听老陈的话?!?br/>  
      “我知道,不管好坏这些都是你自己的努力,你没有投机取巧,也没有弄一些邪门歪道,这些我都知道,你不要听别人的话,成么?”
      
      她眼睛红红的,声音有点闷,带着点不知所措。
      
      徐迟心底仿佛被敲了一棍,勉强扯了下唇角。
      
      还没说话,林疏星倏地伸手抱住了她,脑袋贴在他胸前,“我会一直相信你的?!?br/>  
      他喉间发涩,抬手搂住她,脑袋垂下去脸埋在她颈间,语气里藏着颓丧,“我有点累?!?br/>  
      他以前也没什么想要的。
      
      读书也只不过是用来混日子,人生也没什么追求,也许一辈子可能就那么浑浑噩噩的过下去。
      
      可现在不同了。
      
      徐迟是发了疯的想要追上她的步伐,想成为和她一样的人,但无论他怎么努力,好像永远都差了那么一步。
      
      周围所有人都在告诉他们两不是一路上的人。
      
      要是放在以前,徐迟可以肆无忌惮的怼回去,可到了如今,他也不敢再说自己究竟能不能走到她的路上去。
      
      徐迟是头一回,对人生有了无能为力的挫败感。
      
      是真真切切的,从心底涌出来的挫败感。
      
      -
      
      从这天之后,林疏星觉得徐迟像是变了很多,心底好似装了许多事。
      
      虽然两个人还是保持的之前的相处模式,可她就是觉得不对劲,但要是再往深处一想,她又没法真的说出来到底哪里不对劲。
      
      这股古怪的情绪一直被她埋在心底,谁也没有告诉。
      
      这一天傍晚,林疏星和许糯吃完饭回来,快要到期末了,两个人也没像往常坐在位上聊天,都埋头在写作业。
      
      林疏星上一次月考时,英语分数又是年级前十里唯一一个没有上一百二十的。
      
      为此,英语老师找了她好几次,每次去完,都要带回来好几张强化训练的卷子。
      
      这会,她花了十多分钟写完一道完形填空,一对答案,又是半边红,忍不住抱怨了几声,“英语怎么这么难啊……”
      
      声音也不大,坐在她左手边的陈于尔刚好听到,目光投了过来,盯着她摊在桌上的英语试卷,笑了声,“英语老师又给你拿卷子了?”
      
      林疏星勉强的扯了扯唇角,“是啊?!?br/>  
      他点点头,指了指她手边,“你的卷子,我方便看一下么?”
      
      “没问题?!彼媸职丫碜拥莞?,语气有些无奈,“差不多错了一半?!?br/>  
      陈于尔接过她的试卷扫了几眼,温声道,“其实做完型填空时,你不用把每个不认识的词汇都给圈出来,重点的是文章的第一句话,还有要填的那个空,前后文的句子?!?br/>  
      “你这样把每个单词都弄明白,很浪费时间的?!?br/>  
      林疏星抿唇,其实道理她都懂,可就是一到了考试,就感觉每个单词都是没见过的,有些无可奈何,“我也没办法,好多次考试后面阅读理解我都没做完?!?br/>  
      陈于尔捏着试卷,身体往她那边歪了一点,“你看这里,其实都没必要看的,平时时间富余还好,要是考试这些其实都是废话,弄个大概就可以了?!?br/>  
      “那我以后多注意?!绷质栊切乃级挤旁谒慕ㄒ樯?,也没注意到两个人的距离。
      
      教室后面。
      
      徐迟吃完饭回来,看到快要靠在一块的两人,眸光沉了沉,把手里的矿泉水瓶用力砸进垃圾桶里。
      
      “哐当!”一声。
      
      很响。
      
      林疏星下意识往后看了眼,对上他冷不丁的目光,楞了几秒后又收回来,和陈于尔说了声谢谢。
      
      他温温笑着,没再多说什么。
      
      她捏着试卷心不在焉的看了几秒,拿起桌上的水杯起身往后走,徐迟抄着手堵在后门口,校服松松垮垮的套在肩上,里面是一件黑色的薄衫。
      
      两个人的目光不偏不倚的对着。
      
      安静了两秒,林疏星晃了晃手里的杯子,明亮的眼底映着他的身影,“我去打水,你要一起吗?”
      
      他微微抬着下巴,没接这句话,神色有些淡漠,“你们刚刚在做什么?”
      
      林疏星微楞,“讲题目啊?!?br/>  
      “讲题目需要靠那么近么?”他语气淡淡,话里带着刺,明知不该这么说,可就是压不住心底那一点不舒坦。
      
      林疏星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下,但依旧好脾气的说道,“可能是我没注意,你知道的我英语不太好,陈于尔在跟我说方法,我就顾着听他说话了?!?br/>  
      他沉着脸,没吭声。
      
      快要到晚自修时间,班里人都陆陆续续回来。
      
      林疏星趁着没人注意捏了捏他的手指,软下声音,“你别生气了,我以后会注意的?!?br/>  
      听到这话,徐迟撇开眼,心底的醋意汩汩往外翻着,“我有什么好生气的,你又没做错什么,不就讲个题目,我有这么小气么?!?br/>  
      林疏星突然就不想跟他讲话,捏紧了水杯,撞开他的肩膀往外走。
      
      徐迟说完就后悔了,转身刚想追上去,刚好看到张阎带着人从走廊那头过来,脚步顿了一瞬,她人就没影了。
      
      他沉着脸回了位上,踢开脚边的椅子坐下,弄桌椅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刺耳响亮。
      
      林嘉让正玩着游戏,听到声音回过头撇他一眼,随口问道,“怎么着,谁又惹到你了?”
      
      他唇角向下压着,烦躁的搓了搓脖颈,目光看着后门口,没接茬。
      
      林嘉让自讨没趣,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继续玩着自己的游戏。
      
      过了好一会。
      
      林疏星从楼上打水回来,进门的时候看到徐迟望过来的视线,脚步顿了顿,随即又更加快步的回了座位。
      
      她现在一点也不想跟他说话。
      
      见状,徐迟脸彻底冷了,眉头皱起,拧出眉峰,想了想,还是忍不住低骂了声。
      
      操。
      
      -
      
      徐迟第一节自习下了之后就离开了教室,去哪里去做什么,谁也没告诉,一个人就走了。
      
      林疏星想给他发消息来着,准备发送的时候犹豫了会,又给一个字一个字删除了。
      
      他走都没有说一声,她凭什么要先给他发消息。
      
      把手机往抽屉里一塞,又重新埋头做试卷。
      
      剩下的两节自习课,转瞬即过。
      
      放学的时候,许糯要去校外的书店先拿了快递再回家,林疏收拾好书包陪她一起过去。
      
      路边有卖烤红薯的。
      
      许糯去书店拿快递,她过去买红薯,巧的是,陈于尔也在那边买红薯,出于绅士,他顺便替她也把钱付了。
      
      她犹豫着,没好意思要。
      
      陈于尔笑了声,“我请班长吃个红薯也过分了吗?”
      
      闻言,林疏星再推脱就有点不适宜了,她伸手接了过来,浅声道,“说实话,也应该是我请你才对?!?br/>  
      他仍旧笑着,“以后吧,总还有机会的?!?br/>  
      林疏星点点头,没想跟他多聊,准备去马路对面的书店找许糯,“许糯在那边等我,我先过去了?!?br/>  
      “好,拜拜?!?br/>  
      “拜拜?!彼嘧藕焓淼拇?,转过身,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徐迟,脚步倏地停住了。
      
      她只愣了几秒,随即快步跑了过去,在他面前半步远停下,声音又低又软,“……你晚上去哪了?”
      
      徐迟垂着眼,攥紧了手,“我去哪了,你现在还会关心么?”
      
      她抿唇,“徐迟,你能别这样说话吗?”
      
      “我怎么说话了?”他微微抬着下巴,目光落在远处,“我一直都是这样说话的,你又不是不知道?!?br/>  
      林疏星吸了口气,不太想跟他吵架,“你早点回去吧,我们明天再说?!?br/>  
      徐迟嗤笑了声,心底情绪复杂,说话也开始不过脑子,“跟我就是明天再说,转头跟就可以别人一块是么?”
      
      “徐迟!”林疏星的声音有些抖,深吸了口气,“我不想吵架?!?br/>  
      说完话,她转身往回走。
      
      徐迟抿了下唇角,往前一步拉住她的手腕,唇瓣抿出平直的线条,“我送你回去?!?br/>  
      周围来往的学生很多。
      
      林疏星用了力也没把手抽回来,心底不由得有些烦躁,语气变得淡了,“徐迟,你松手?!?br/>  
      “怎么,你能和别的男生一块买红薯,和男朋友就不行了么?”他讽刺的笑了声,“对,反正你只会跟我注意保持距离,跟别人又不用?!?br/>  
      林疏星抬眼看他,眼底有震惊,但更多的却是失望。
      
      沉默了片刻,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徐迟,你太让我失望了?!?br/>  
      这句话像是给了徐迟当头一棒,打得他失了理智,“你终于说出心里的话了?”
      
      他松开手,将手里的小蛋糕往她脚边一扔,眼尾泛红,语气却是吊儿郎当,“是啊,我就是这么垃圾的人,你现在知道了,觉得后悔了是么?!?
  • 6月乌鲁木齐这些片区要停电 2019-06-16
  • 南宁禁毒民警甘科伟被追授为“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 2019-06-16
  • 新华社评论员:弘扬伟大民族精神 凝聚强大精神动力——一论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 2019-06-10
  • 神经。你还觉得下一个经济应该是按官分配么? 2019-06-07
  • 卡瓦尼中柱 希门尼斯绝杀球 乌拉圭1 2019-05-25
  • 里约奥运变化与机遇并存 充分准备迎接挑战 2019-05-22
  • 北京奥运火炬主设计师章骏的创业野望:让国人80岁时还能啃动骨头 2019-05-22
  • 丰富党日活动的形式内容 2019-05-20
  • 初夏时节 航拍江西宜丰野生泡桐花美丽绽放 2019-05-18
  • 候选案例:互联网+农产品电商产业 2019-05-18
  • 把“就业率首超本科” 当作高职新起点 2019-05-18
  •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5-18
  • 中国端午,世界节日!看“世界朋友圈”如何过端午 2019-05-17
  • 小萌们以为计划就是一拍脑袋一张嘴那么简单? 2019-05-17
  • 游泳池水质可手机扫码查询 数据5分钟更新一次 2019-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