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全国两会·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奥一网 2019-08-24
  • 昌都市图书馆首个全民阅读推广项目结题 2019-08-24
  • 和平金沙湾社区举行爱我美丽沈阳”端午节活动 2019-08-18
  • 高波:科学把握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 2019-08-18
  • 综述:推动美丽中国建设的强大动力——海外关注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的讲话 2019-08-17
  • 回复@海之宁:你要懂逻辑会看不懂这篇帖子? 2019-08-16
  • 这是房产私有化的结果,如果没有房产私有化,人们就不会买房、炒房,从而也就不会产生目前诸多房地产乱象。 2019-08-16
  • 云南玉溪纪检监察机关认真开展端午节纪律作风检查 2019-08-15
  • 狼若真的来了,真相又会怎样?(痴山原创) 2019-08-14
  • 专家解读:美国对叙军事打击警告意味更浓 军事意义不大 2019-08-14
  • 只有流氓,才离开自己的主题而去歪想了! 2019-08-14
  • 神州专车爱心助考 30城上线高考“神”助攻专车 2019-08-10
  • 老将不死但已凋零 青黄不接的“袋鼠军团”能否延续神勇 2019-08-10
  • 15项审批下沉影视产业园 2019-08-02
  • 吓出一身冷汗!比利时击败巴拿马不轻松 2019-08-02
  • 此为防盗章徐迟掀眸瞥他一眼,没作声,径直往跑道边的看台走去。林嘉让愣了一秒才跟上他的脚步,叽叽喳喳的声音在他耳畔炸开。
      
      “不过你怎么就喜欢上我们班长了呢?”
      
      “你才转到我们班多久啊,都没一个月,这就生情了???”
      
      徐迟睨他一眼:“闭嘴,八婆?!?br/>  
      林嘉让:“……”
      
      两人上了看台,徐迟站在围栏边,胳膊搭在上面,垂眸看了眼队伍末尾的林疏星。
      
      她正在和同学说话,似乎是提到什么好玩的事情,脸上笑意盈盈,杏眼弯出弧度。
      
      他看着,唇角不自觉弯了弯,有笑意浮现。
      
      林嘉让瞥见他脸上春意荡漾,下意识哆嗦一下,伸手搓了搓胳膊的鸡皮疙瘩,忍不住腹诽。
      
      这他妈还是没在一起呢,要是把人追到手了,还能得了。
      
      -
      
      看台底下的哨声隔几分钟响一次,第三次响的时候,林疏星往前走了一步,站在四号跑道的起跑线上。
      
      许糯站在她旁边的跑道,两个人有说有笑,直到体育老师喊了准备,才收了声,蹲下身做预备动作。
      
      “嘟——!”
      
      哨声吹响,跑道上的几道身影冲了出去。
      
      五十米是直线跑道,讲究的是速度,林疏星提前做了热身运动,跨步的时候小腿不自觉的绷紧,脚跟落地刚踩着跑道,小腿后侧倏地传来一阵抽搐的疼。她速度太快来不及刹住脚步,整个人就跌在跑道上,身旁的人影跑过,带起一阵风声。
      
      林疏星坐起来,手按着抽筋的小腿,眉头紧锁。
      
      周围的同学在她倒地的瞬间一窝蜂围了上来,“没事吧”三个字在她耳边叽叽喳喳的响起来。
      
      林疏星还没来得及说话,徐迟从人群外挤进来蹲在她面前,喘着气问道,“抽筋了?”
      
      她嗯了声,手按着小腿不敢动。
      
      “撒手?!?br/>  
      徐迟拨开她的手,将她抽筋的那只腿伸直,一只手掌按在她膝盖上,另一只扶着她的脚板往身体的方向压。
      
      刺痛感从腿部传出来,林疏星咬着唇没出声,徐迟抽空看了她一眼,淡声道,“疼就喊出来?!?br/>  
      她摇摇头,脸色苍白。
      
      体育老师从终点线跑过来,大嗓门在人群里炸开,“是不是抽筋了?都让开别围在一块?!?br/>  
      周围空出一大片位置,体育老师从包里摸出一瓶运动喷剂,“把裤子卷起来,我给你喷点药?!?br/>  
      许糯也从那头跑了过来,蹲下来帮林疏星把裤腿卷了起来,老师晃了晃喷剂,对着她小腿喷了一圈。
      
      喷完还没说话,蹲在一旁的徐迟已经动手帮她按摩起来,温热的手掌贴着她有些凉意的小腿,林疏星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下意识想把腿抽回来。
      
      她还没有所动作,徐迟手下的一用力,她没忍住,皱着眉啊了一声。
      
      “别乱动,要不然会更疼?!毙斐俚痛棺拍源?,手下的动作熟练又认真。
      
      林疏星盯着他的白皙的手背,上面的青筋伴随着他的动作时而凸起,手腕上的红绳在她眼前晃来晃去。
      
      站在一旁的体育老师索性直接坐在跑道上,目光在徐迟和林疏星之间看了看,最后落在徐迟的动作上,笑着道,“你学过懂这些?”
      
      徐迟点点头,动作没停,“我母亲是医生?!?br/>  
      “哦~那难怪了,看你挺专业的?!?br/>  
      徐迟没再搭茬,体育老师在旁边坐了会,咂咂舌,站起身拍拍屁股,“好了,没什么事了,跑完步的女生去仰卧起坐准备,男生跟我过来测五十米?!?br/>  
      他说完,看了看脚边的几个人,“你们几个送班长去医务室看看,没什么问题就回教室,没测的项目下周再测?!?br/>  
      林疏星哑着声,“好的,谢谢老师?!?br/>  
      体育老师低头看着册子,“没事,下次跑步前要记得做热身运动啊,平时也要多注意补钙,腿抽筋可不是什么好事情?!?br/>  
      “知道了?!?br/>  
      体育老师带着学生去了操场的另一边,跑道上就剩下他们四个人。
      
      徐迟蹲在林疏星面前,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捏着她腿肚,问道,“这里还疼吗?”
      
      林疏星摇摇头,“……不怎么疼了?!?br/>  
      他松开手,眉头依旧紧锁着,“你动一动腿,看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br/>  
      “哦?!绷质栊且姥远思赶?,屈膝的时候,膝盖一阵拉扯,她轻嘶一声,没敢再动。
      
      徐迟替她她把裤脚卷到膝盖上,刚才跌倒磕破的伤口暴露在空气中,冷风吹过,有丝丝缕缕的刺痛传出。
      
      “膝盖什么时候也摔着了???”许糯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从里面抽了一张,替她把伤口周围的血渍擦干净。
      
      林嘉让站在旁边,“这得去医务室消毒啊,要不然感染了就不好了?!?br/>  
      徐迟蹲在一旁,目光落在她脸上。林疏星对上看了几秒,不自在的撇开了眼,“糯糯,你扶我去医务室?!?br/>  
      “哦,好?!?br/>  
      闻言,徐迟轻啧一声,“非要逞能是不是?”
      
      他话音落,蓦地站起身又弯下腰,一只手从她腿弯穿过去,另只手托着她腰际,把人抱在怀里。
      
      林疏星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到,低叫一声。
      
      等回过神,两颊不知觉的发热,她有些难为情的挣扎着,“徐迟,你放我下来?!?br/>  
      徐迟低笑:“别动啊,掉下去,我概不负责?!?br/>  
      他说完,还恶意的松了松胳膊,吓得林疏星下意识用力勾住他的脖子。
      
      “……”
      
      许糯站在原地,一脸懵逼的看着两人的身影走远,林嘉让拍了拍她脑袋,“走了啊,妹妹?!?br/>  
      ……谁是你妹妹?!?br/>  
      “嗤?!?br/>  
      徐迟抱着林疏星从操场穿过,五班的女生坐在草坪上,看着那两个人,目光各异,有惊讶有鄙夷,也有羡慕。
      
      “徐迟什么时候跟班长这么熟了?”
      
      “诶?不是说徐迟暗恋的是三班的方蕊么?”
      
      ……
      
      女生议论的声音还没传到林疏星这里就已经断了,几个人的身影从操场出去后渐渐远去,直至看不见。
      
      去医务室的路上经过篮球场。
      
      周一扬和朋友在里面打球,徐迟抱着人路过的时候,他刚好下场休息,仰头喝水的时候,看到林荫道上的身影,嘴里呛了一口,咳得过不来气。
      
      等缓过神,徐迟已经走远,他扒着铁栏,喊了声,“林嘉让,徐迟什么情况???”
      
      林嘉让正和许糯聊天呢,闻声抬头看过去,周一扬这才看清他旁边也站了个女生,“靠!你他妈又是什么情况?”
      
      他回头和朋友打了声招呼,“你们玩,我有事先走了?!?br/>  
      林嘉让和许糯在原地等他过来。
      
      周一扬卷起衣摆擦擦脸,肩膀撞了撞他的,挤眉弄眼,“你和徐迟那家伙这几天背着我都干嘛去了???”
      
      “怎么一眨眼,就——?”都有情况了。
      
      周一扬指指前面,又划拉了下他旁边的许糯。
      
      “我什么都没有,你别多想?!彼?,“倒是阿迟,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有情况了?!?br/>  
      闻言,周一扬侧头看了眼一直站在旁边没说话的许糯,刚好撞上她抬头,目光相对。
      
      他一怔,有些不知所措的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嘴角笑意灿烂又明显。
      
      “……”
      
      许糯朝他礼貌性的笑了笑。
      
      周一扬又一怔,随即收回视线,手从脑袋上挪下来,没搞明白为什么之前还平稳的心跳就开始瞎几/把乱蹦了。
      
      -
      
      医务室。
      
      林疏星坐在床边,受伤的那只腿搭着椅子,校医戴着口罩站在一旁准备消毒用具。
      
      徐迟插着兜站在后面,背抵着白墙。
      
      窗外的阳光穿过枝叶的罅隙照进医务室里,墙角的一盆吊兰在阳光下悄悄生长。
      
      “伤口面积有点大,我先给你消毒,可能会有点疼?!毙R桨淹信谭旁谝慌缘淖郎?,坐在林疏星旁边。
      
      许是怕她疼起来乱动,校医回头招呼了声,“那个男同学,你过来帮忙按一下她的腿?!?br/>  
      徐迟走过来,唇角紧抿着,伸出手按在她膝盖上下的位置。
      
      他先前在操场心无旁骛的没怎么在意,这会缓过神,掌心贴着她细腻柔软的肌肤,徐迟怎么也定不下心,浑身都不自在。
      
      校医直接把消毒水从伤口上方倒下,水流滚过,刺痛感密密麻麻的传出来,林疏星忍不住想挣扎。
      
      徐迟回过神,虎口卡住她的腿,沉声道,“别动?!?br/>  
      “疼……”林疏星声如细丝。
      
      “没事没事,也就疼这一会,把药水给你抹上就不疼了?!毙R娇砦康?,“要包扎,还是只抹药水?”
      
      徐迟盯着伤口,皱着眉,“包扎一下吧?!?br/>  
      “行,包扎好的慢,但是感染的几率会小一点?!毙R狡鹕砣ツ蒙床?,“腿不要乱动啊?!?br/>  
      屋里只剩下他们两,静悄悄的,只听得见林疏星吸气的声音。
      
      “我松手了,你不要乱动?!毙斐偈栈厥?,起身站在她旁边。
      
      林疏星低着头,眼睛盯着地上的水渍半天眨一次,膝盖处的痛感依旧明显。
      
      “林疏星?!?br/>  
      耳畔突然响起声音,她下意识抬起头,“怎么——”
      
      话还没说话,一颗糖顺着她微张的唇滑到她嘴里。
      
      徐迟捏着包装纸站在她眼前,唇边笑意轻浅,语气如同在哄小孩,“吃颗糖,就不疼了?!?br/>  
      林疏星怔然,后知后觉的卷着糖在嘴里过了一遍。
      
      薄荷的味道在舌尖漫开。
      
      半分涩,半分甜。
      
      屋里没人。
      
      林疏星也没开灯,直接回了房间,随手把书包丢在桌上,躺在床上闭着眼休息。
      
      过了会,她从床上爬起来,拿着衣服去浴室洗澡。
      
      洗完澡出来,林疏星吹完头发,坐在书桌前,从书包里拿出一张一字未动的数学卷子。
      
      书桌旁堆满了竞赛的试卷和一些复习资料,她简单的把整张试卷看了一遍,定好时间,专心致志的做了起来。
      
      两个小时稍纵即逝,闹钟响起来时,林疏星刚做完最后一道大题目,她伸手关了闹钟,对着答案把错题圈了出来。
      
      看了一遍后,她把书和试卷收起来,起身去楼下倒了杯水。
      
      时间渐晚,林疏星关了灯躺在床上,半梦半醒之间蓦地想起来件事,伸手开了床头的小灯,重新坐到书桌前。
      
      她从抽屉里找了张信纸,提笔利落的写了几个字后卡了壳。她盯着行行分明的信纸想了会,点开手机百度,输了几个字进去。
      
      ——检讨怎么写?
      
      -
      
      隔天早上,林疏星没听见闹钟的声音,比平常迟了半个多小时才起来,匆匆忙忙赶到学校,前脚刚坐下来,后脚陈儒文就进了教室。
      
      许糯从抽屉里摸了一盒牛奶给她,“你今天怎么这么迟?”
      
      “昨晚睡得迟了,早上没起来?!绷质栊抢砹死碛行┞业耐贩?,平复了呼吸后,翻开语文书,装模作样的读着诗句。
      
      许糯随口问道:“你不是又熬夜看漫画吧?”
      
      林疏星还没来得及说话,余光瞥见陈儒文朝这边来,轻咳一声,读书的声音更大了一些。
      
      周围开小差的同学都各自假模假样的读着书,朗朗书声听起来还真像回事。
      
      陈儒文在教室里转了一圈,目光扫了眼三四组后面空着的两排,神色沉了沉,没像以往检查完就走,而是站在后门,时不时看几眼教室。
      
      教室里的读书声一直不断,也没人敢开小差。
      
      林疏星搓着发酸的眼睛,哈欠不断,迷迷糊糊中听见后面的响动,整个人一激灵,困意顿时消了大半。
      
      教室的后面,以徐迟为首的后排大队,全都被老陈堵在走廊上,“都给我去旁边站着!”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干脆别来上课了!”
      
      林嘉让嬉笑一声,“您要是不给我家里人打电话,那我还真的要考虑一下来不来了?!?br/>  
      四周一阵笑。
      
      老陈气急,目光扫过徐迟,怒声道:“你们今天上午都给我在走廊站着!”
      
      七八个男生欷歔几声,稀稀疏疏的站成一排。
      
      徐迟手插着兜,走了几步后,刚好站在窗口的位置,挺拔的身影靠着窗台,遮住清晨刚冒出来的一点阳光。
      
      他的背影落在桌上,映在林疏星摊开的书本上,隐约还能看得出他头发的轮廓。
      
      许糯早上来得早,窗户没关。
      
      走廊外面的人只隔着一胳膊的距离,他们的说话声嬉笑声,几乎不用怎么拐弯就传了进来。
      
      “昨晚的球赛你们看了么,湖人对国王?!?br/>  
      “没看,昨晚净忙着哄女朋友了?!?br/>  
      “哄什么啊,睡一觉不就好了?!?br/>  
      男生暧昧的笑着,话题逐渐少儿不宜。
      
      徐迟站在他们中间,也不参与话题,耳朵里塞着耳机,背对着教室,看不清神情。
      
      临近下课,陈儒文回了办公室,教室里的读书声逐渐变成了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林疏星耐不住困意,打了几个哈欠,碰了碰许糯的胳膊,“我眯一会,等会上课喊我?!?br/>  
      许糯翻出之前没看完小说,应了声,“好?!?br/>  
      走廊外的男生依旧肆无忌惮的谈论着少儿不宜的话题。
      
      徐迟回头看了眼教室,收回视线的时候状似无意的掠过某个位置,眸光定了定。
      
      他抬着眼眸,百无聊赖的看着天边的云,拿脚踢了踢旁边正在说话的男生,不咸不淡的吐出几个字。
      
      “安静会?!?br/>  
      男生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林嘉让站在徐迟旁边,肩膀碰了碰他肩膀,“怎么了,没睡好???”
      
      他惜字如金,“吵?!?br/>  
      “……”
      
      教室里,睡得迷迷糊糊的林疏星,恍惚中觉得耳边的吵闹声逐渐远去,她无意识的调整了下姿势,脑袋枕着胳膊,脸朝着窗外沉沉的睡了过去。
      
      -
      
      上课铃声响起,林疏星被许糯从睡梦里叫醒。
      
      她迷迷糊糊的抬起头,发现教室里空了一大片,整个人还有些懵,“怎么都没人?”
      
      许糯回完消息,扭头和她说话,“体育老师说他周五有事,临时把课调到今天了,你快起来啦,等会该点名了?!?br/>  
      林疏星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目光越过许糯看了眼窗外,走廊上空无一人,原先站在那里的几个男生都不见了踪影。
      
      她揉了揉眼睛,站起身,“走吧?!?br/>  
      等到了操场,体育老师又一个临时通知。
      
      “学校三月底有素质检测,体育成绩占其中的百分之十,我们今天先测仰卧起坐和五十米?!?br/>  
      话音落下,操场这一角落顿时哀声一片。
      
      年轻的男老师恍若未闻,照常点完名,问道:“你们班体育委员呢,去器材室搬一下垫子?!?br/>  
      站在前排的女生应了话,“老师,我们班体育委员生病请假了,今天没来上课?!?br/>  
      “那班长呢,班长带几个人去搬一下?!?br/>  
      林疏星在角落举了下手,正想回头叫几个熟悉的男生一起。站在后排的徐迟默不作声的把林嘉让给踢了出去,淡声道,“你去?!?br/>  
      林嘉让敢怒不敢言,揉了揉屁股,嬉皮笑脸的笑了声,“班长,我们几个跟你一块去?!?br/>  
      林疏星没好拒绝,点点头,“那走吧?!?br/>  
      她说完,率先转身往器材室走。
      
      林嘉让叫了几个男生一起,目光掠过徐迟,贱兮兮的明知故问道,“迟哥也一起?”
      
      徐迟冷淡的睇了他一眼,未置言辞,平静的转过头,迈出步伐,慢悠悠的跟在林疏星后面。
      
      林嘉让呵笑一声,歪了下头,“走?!?br/>  
      器材室在操场的东边。
      
      林疏星在门口保卫科登记好姓名和班级,正准备回头和林嘉让说话,“你们跟我去——”
      
      她不知道徐迟什么时候也跟了过来,就站在几个人前头,瘦高的身影懒洋洋的杵在那里。
      
      林疏星抿了抿唇角,目光从他脸上挪开,把堵在嘴边的话吐了出来,“你们跟我去搬一下?!?br/>  
      “好嘞?!绷旨稳盟斓牡愕阃?,手臂搭在徐迟的肩膀,“迟哥,走啊?!?br/>  
      徐迟眼皮轻掀,一个字也没应,漆黑幽沉的目光落在前面那道纤细的身影,眉头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
      
      林嘉让不知道徐迟在想什么,拍拍他肩膀,提醒道,“走了?!?br/>  
      他回过神,跟在人群后面。
      
      -
      
      等再回到操场,女生已经开始在排队测五十米,一群男生稀稀拉拉的坐在跑道边上。
      
      “垫子放这里就行,辛苦你们了?!绷质栊峭浯?,礼貌的笑了声。
      
      林嘉让大喇喇的坐在垫子上,朝她摆摆手,“不客气,都是一家人?!?br/>  
      “……”
      
      他嬉皮笑脸,“别误会啊,我没别的意思,就我们都一个姓,要是搁以前,班长你可是要喊我声哥哥的?!?br/>  
      林疏星没多接话,“你们玩,我先过去排队?!?br/>  
      “好勒?!?br/>  
      等她走远,徐迟从后面走过来,沉沉目光落在林嘉让脸上,挑着眉一声声质问,“都是一家人?”
      
      “该喊你声哥哥?”
      
      “林嘉让?!彼蛔忠痪?,“谁他妈给你的勇气?”
      
      “梁静茹!”
      
      林嘉让说完,忙不迭从垫子上爬起来,还没跑几步,脑袋上被徐迟丢过去的饮料瓶砸个正着。
      
      他伸手摸了摸脑袋被砸的地方,弯腰捡着瓶子走过来,“阿迟,你该不会真对我们班长有意思吧?”
      
      徐迟冷睨了他一眼,“关你屁事?!?br/>  
      “阿迟,我跟你说句实话,你别去祸害人家了?!绷旨稳猛芬换厝险?,“我们班长跟那些女孩不一样,她是老陈重点培养对象,人家将来是要考京大的,你要是玩玩就算了啊?!?br/>  
      林嘉让和林疏星同窗半年,虽然没怎么认真说过几句话,但架不住陈儒文在班上三番几次的念叨,他不熟悉也熟悉了。
      
      好学生,成绩好,性格也好。
      
      跟他们不是一路人,将来也不会是一路人。
      
      他把饮料瓶丢进垃圾桶,“真的,我没跟你开玩笑,你别看我混,有些事情我看得清楚?!?br/>  
      “你要是不认真,就别去勾搭人家?!?br/>  
      闻言,徐迟倒也没生气,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会,他抬头看向正站在队伍后面做热身运动的人影,唇角微抿,声线沉沉。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认真的?”
      
      林嘉让干脆的应了声,“明白!”
      
      末了,他抬起手放在唇角,从左至右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保证不泄露组织机密?!?br/>  
      徐迟掀眸瞥他一眼,没作声,径直往跑道边的看台走去。林嘉让愣了一秒才跟上他的脚步,叽叽喳喳的声音在他耳畔炸开。
      
      “不过你怎么就喜欢上我们班长了呢?”
      
      “你才转到我们班多久啊,都没一个月,这就生情了???”
      
      徐迟睨他一眼:“闭嘴,八婆?!?br/>  
      林嘉让:“……”
      
      两人上了看台,徐迟站在围栏边,胳膊搭在上面,垂眸看了眼队伍末尾的林疏星。
      
      她正在和同学说话,似乎是提到什么好玩的事情,脸上笑意盈盈,杏眼弯出弧度。
      
      他看着,唇角不自觉弯了弯,有笑意浮现。
      
      林嘉让瞥见他脸上春意荡漾,下意识哆嗦一下,伸手搓了搓胳膊的鸡皮疙瘩,忍不住腹诽。
      
      这他妈还是没在一起呢,要是把人追到手了,还能得了。
      
      -
      
      看台底下的哨声隔几分钟响一次,第三次响的时候,林疏星往前走了一步,站在四号跑道的起跑线上。
      
      许糯站在她旁边的跑道,两个人有说有笑,直到体育老师喊了准备,才收了声,蹲下身做预备动作。
      
      “嘟——!”
      
      哨声吹响,跑道上的几道身影冲了出去。
      
      五十米是直线跑道,讲究的是速度,林疏星提前做了热身运动,跨步的时候小腿不自觉的绷紧,脚跟落地刚踩着跑道,小腿后侧倏地传来一阵抽搐的疼。她速度太快来不及刹住脚步,整个人就跌在跑道上,身旁的人影跑过,带起一阵风声。
  • 2018全国两会·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奥一网 2019-08-24
  • 昌都市图书馆首个全民阅读推广项目结题 2019-08-24
  • 和平金沙湾社区举行爱我美丽沈阳”端午节活动 2019-08-18
  • 高波:科学把握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 2019-08-18
  • 综述:推动美丽中国建设的强大动力——海外关注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的讲话 2019-08-17
  • 回复@海之宁:你要懂逻辑会看不懂这篇帖子? 2019-08-16
  • 这是房产私有化的结果,如果没有房产私有化,人们就不会买房、炒房,从而也就不会产生目前诸多房地产乱象。 2019-08-16
  • 云南玉溪纪检监察机关认真开展端午节纪律作风检查 2019-08-15
  • 狼若真的来了,真相又会怎样?(痴山原创) 2019-08-14
  • 专家解读:美国对叙军事打击警告意味更浓 军事意义不大 2019-08-14
  • 只有流氓,才离开自己的主题而去歪想了! 2019-08-14
  • 神州专车爱心助考 30城上线高考“神”助攻专车 2019-08-10
  • 老将不死但已凋零 青黄不接的“袋鼠军团”能否延续神勇 2019-08-10
  • 15项审批下沉影视产业园 2019-08-02
  • 吓出一身冷汗!比利时击败巴拿马不轻松 2019-08-02
  • 爱彩乐 3d选号技巧 彩99升级版北京时时彩 新浪竞彩篮球比分直搐 腾讯彩票8杀 德州扑克的下注限制 香港赛马会资料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92993环球博彩资讯 百人牛牛游戏无限金币版 赛马会提前公开特码 世界杯总进球最多 2012广东快乐十分平台 双色球2014年开奖号码查询 山东群英会20选5开奖查询结果